遗留在南国的拥抱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4:08
遗留在南国的拥抱


    周末回家,空间毫无例外地被S城那帮学生的动态刷屏。孩子们前几周迎来了初中时代第三次军训,又是回忆满满。两年前他们入校时的首次军训是我实习生活印象深刻的桥段之一。那时,孩子们初为中学生,我亦是初为人师,都是一样的青涩。那时只有我一个实习生被分在七年级,就跟着班导去军训营地耍了几天,期间我跟着班导满场给训练的孩子们照相,也算陪着孩子们度过了他们的第一个适应期。

  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两年前孩子们军训的集体照,里头有我。朋友问我,照片里有你说的那个C么。C是我实习时的班主任导师,人送外号C哥。我当然不敢当着面如此称呼他,私下却很喜欢这个绰号。我看着相片里穿着红色短袖笑得开怀的C,情骤然有些低落。

  C和我的课程导师F老师搭班。实习生与导师见面会的时候C有事未参加。F老师和我母亲一般年纪,是学校里的名师。我看着名单上C略显霸气的名字,想着班导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人物。 见到C是在第二天,当时他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吃早餐一边对我说欢迎你的到来,温和而狼狈。C长我五岁,浓眉大眼,有些四川人让人羡慕的好皮肤,年轻却早已在工作的磨练中褪去了青涩,站在那帮初入中学的孩子们面前自然而然有一种震慑的气场。最初的一段时间我整日跟着F老师听课忽略了班级工作,后来C委婉地提醒我:“XB,虽然你是实习生但你也是实习班主任,你需要从心里把自己当成这个班的班主任。”于是之后我一边听课一边关注班级事务,跑操,早读,看自习…那段日子C是真心把我当徒弟在培养,我熟悉班级工作后他开始把一些班级事务交给我做,却很少让我做一些不是我份内的杂事。

  七年级的年级事务事情往往相对纷繁芜杂,我成了办公室老师们的得力助手,和F老师、C的配合也愈发默契。朝夕相处间,我发现C平时并不像在孩子们面前那般严肃,比如我有时犯迷糊他还会像看小孩儿般地嘲笑两声;比如早读前他在楼梯口看到我会得瑟地对其他同事说“XB来了那我还可以先去睡会儿”;比如军训时领导告诉C他班里的教官最帅,C指着我调侃说“所以我特地带上XB了嘛…“

  相处得愈多,我愈发感受到C身上有着一种魅力,可以使人安心,亦可激励人不断追求。那阵子一同实习的同学问我为何如此拼命,毕竟不是正式的工作。我想自己是被C感染到了吧。见贤思齐,和优秀的人在一起久了,自己便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当然,烦恼不是没有。和C接触越频繁,我感到自己在他面前愈发注意自己的形象,有时甚至不敢和他对视。读大学期间我鲜少逛街购物,那阵子却破天荒地任由同学拖着去逛街还看重并买下了几条裙子。汉文专业的同学说,这叫”女为悦己者容“。我不确定是否真的如此,但我内心很清楚这份好感只能无疾而终,遗憾的同时只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实习的最后两周C和F老师出公差,由我代理负责班级工作,这其中的辛苦,冷暖自知。他们回来的那一天我已经形容憔悴,原本以为终于解放了却被C告知还得继续费点心。其他同事感慨C终于回来接手了,c笑笑说XB累坏了我帮分担一下。我听着这本末倒置的话,无奈中也夹杂着些许酸楚。因为,就要离开了。 实习结束前最后两天我因为体力不支华丽丽病倒了。拖着沉重的步伐下楼梯时C叫住了我,得知我发烧他让我赶紧休息,c担心的神情让我感到些许宽慰。最后一日早起去取火车票向C请假,C说我送你去吧,我告诉他已上车后他让我注意安全。回校时刚好是课间操时间,遇上了正往操场走的班里学生和C,他说,XB你回来啦,感冒好些没有?短短的两句问候再普通不过,言语中的关切却增添了离别的愁绪。我请C帮我写评语,习惯性地趴在他办公桌旁等待,没想却让他很紧张。理由简直哭笑不得,他说我盯着着他写他手会发抖…

  办公室的同事们听说我要走了也是感慨万千,C说XB你走了我们会很不习惯,我说以前也来过实习生啊不都一样么,c摇摇头说感情不一样。最后那天C让我帮忙做事时总是会不好意思,中午午练C让我帮忙看班时还一直向我解释,后来又问我感冒如何了。 最后的那几个小时我忙着给学生们写寄语卡,迟迟去了教室说抱歉我迟到了。在孩子们的“没关系没关系” 和掌声中我全然忘了该说什么,恍惚间听到C说X老师得了重感冒,学生上来拥抱,说老师我爱你…至今想起仍然动容。

  之后C带我和F老师一起吃饭,算是离别宴。路上C很体贴地为我提包,卸下了班导的角色C像个哥哥一样对我谈起了他的经历。很巧,那日我们三个都穿了红色的外套或者毛衣,宛如一家子。我习惯性地跟着F老师落座,却听到C撒娇似地来了一句,F老师你让我和XB坐一起嘛! 那餐饭吃得很愉快,c很绅士地为我盛汤装饭,F老师语重心长地指点我的未来。F说我就像她的女儿,C说他就像我的兄长,听得我很窝心。

  真正的离别终于到来。走出餐厅,我们互相道了祝福,我像拥抱母亲那般拥抱了F导师。C送我回宿舍,临别前我对C说谢谢,原本举起的两只手最终因为迟疑缩回了一只,握完手,我对C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老师。

  C原本打算第二日送我去火车站,我说学校会送实习生去。现在想想如果是C送我,他会不会还有什么话要说呢。

  走的那天天气晴好,开车的那一瞬司机师傅煽情地来了一句“雁北归” ,我看着手腕上从出差城市带回来的班级礼物——红色腕绳,终于落了泪。 不知道C会不会注意到我为他整理的办公桌;会不会发现我留在班级门口那封致全班同学的信;会不会,想起我。

  最后的那几分钟,我想要的,其实是一个拥抱。但于他,我是学生,是徒弟,是妹妹。他于我,是老师,是兄长,是像家人一般的存在。我说不清对他的情愫。如今想起他时或许夹着些许男女之间的思慕,但更多的,是亲人般的温暖。

  我会一直记得,在南方S城,有一位我十分想念的人。在那个南国的冬日里,我遗落了一个拥抱。

上一篇:重阳节随笔 下一篇:恰到好处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