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美味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3:53
童年的美味


      碧玉又名豆瓣绿、小家碧玉、 椒草,为胡椒科常绿多年生肉质草本植物,碧玉的叶片碧绿光润,株形美观,又比较耐荫,小巧可爱,常用白色塑料盆、白瓷盆栽培,置于茶几、装饰柜、博古架、办公桌上,十分美丽、清新悦目、别有雅趣。---来自网络

逛花卉市场,看到一盆观叶的花儿,非常漂亮。忍不住问那花农:

“这是什么花儿啊?”

“碧玉。”

“碧玉?”多好听的名字啊,多形像的名字啊!那花儿长在简陋黑色的塑料软花盆里,一点也不显得寒酸。真的就像用碧玉雕刻的一般,细腻而温润。

“多少钱一盆?”实在忍不住问了价钱。

“八块钱一盆,很便宜了。”

我笑了,八块钱一盆,也很贵了。就没再理会,接着去看他摊位上别的花儿,观音莲、富贵竹、杜鹃花、芦荟、云竹······每一盆花都生机勃勃。那花农正在给一个顾客栽种一盆金边虎尾兰,一边忙活,一边回答顾客各种各样的问题。

我只是看,很少买,家里地方小,摆放不了多少花儿。当我非常想看花的时候,就选择了这种方式。

我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看,龙血树、巴西木、康乃馨、含羞草······看了一圈还是忍不住回到最初那个摊位上,这时才发现,他的摊位边,还坐着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白发苍苍,坐在那儿旁若无人地吃着一块蛋糕,眼前的地上,还放着炒栗子、牛奶和饼干... ...只是那老太太,是明显的老年痴呆。

花农这会儿有时间了,正在给老太太剥栗子。看我注意老太太,他很快告诉我:

“我母亲,89了,来帮我看摊子。”言语间充满了骄傲和自豪,没有一点嫌弃的成分。

哦,89岁、还有些老年痴呆的母亲,来帮他看摊子?正在这时,又来了顾客,他把剥了一半的栗子,塞母亲手里,自去照顾生意。那老太太接了栗子,立刻就塞进嘴里,然后又立刻吐了出来:

“王八羔子,哈东西真难吃。”

那花农很开心地笑了:

“还没剥好呢,谁让你吃来?”老太太不说话,想从坐位上起来,去拾那栗子。这时候花农一步过来,把栗子拿起来,塞进嘴里衔着,老太太又坐回去。

温暖的阳光,照着她的苍苍白发、满脸的皱纹和呆滞的目光,地上的饼干牛奶,在阳光里,拖着小小的影子,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花儿,也在阳光里,拖着或长或短、或大或小的影子,静静的温暖的,像一幅画。

多幸福的老太太啊!这么大年纪了,还可以和儿子一起做生意!

想起我家老太太,想起很多老太太,她们大都被儿女们养在家里,每天锦衣玉食,见不了多少人,也见不了多少阳光,甚至见不了多少移动的脚步。因为活着而必须例行的一日三餐,也变得索然无味。时光像长长得影子,总是拖在面前,怎么也不能摆脱。

突然又看到那碧玉,它长在简陋的软塑料花盆里,却活得那样姿意而幸福。

童年的美味

过了好几天,终于还是忍不住了,都已经下午了,我才去买那盆叫碧玉的花儿。

因为从心里觉得喜欢,觉得放不下。

还没看到碧玉,却看到了卖米团的。有糯米的、高粱米的还有大米的。一下就想起小时候,那些摇着货郞鼓架着货车,走村串巷的生意人。他们一边摇着货郎鼓还一边吆喝:

“拿头发换针,拿鞋底换糖豆... ...”那时候,奶奶能根据货郎鼓的声音,推算出第二天的天气,可见摇着货郎鼓卖东西的人很常见。

这样的小摊子,每到一处,都围满了小孩子,他这里除了糖豆,还有一种比糖豆更美味的东西,那就是米团。

当时的米团都是高粱米做的,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我们习惯把米团叫做花米团。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在米团的外面,还粘着几粒彩色的大米花的缘故吧?

拿一只旧鞋底,换两个米团,一点一点的吃,要吃很久,要回味很久,要幸福很久... ...在我们的童年时代,听到货郎鼓的响声,心里是多么踊跃啊,能吃上一个米团,又是多么幸福啊!

毫不犹豫就买了这些米团,各样都要了一点,特别那高粱米的,看起来真是太温暖、太亲切了!童年的美味,美味的童年,一时间全涌到心头。

去花市买碧玉,那个带着母亲卖花的摊子上,已经空了。不知道是没有来,还是早早就收拾摊子回家了。

来到另一个摊位上,正好有人买富贵竹,那顾客端详着那富贵竹问:

“这竹子能活多久?”

“活多久?只要不死它活早呢!”多么精彩的一句费话,说得我们都笑起来。看看时间不早了,我有点着急,挑了一盆碧玉就问:

“碧玉多少钱?”

“八块钱。”

“这时候了还八块钱,你想拉回家去啊。”

“拉回家也不怕,反正这么多,不差这一小盆。”

“就是啊,这一小盆,便宜点,我可等着走呢,七块吧!”

“七块就七块,这东西喜荫、喜水,好养活。不像其它的花儿,浇不几天水就死了。”他接了钱,装了那碧玉。这时候,已经有学生放学了,匆匆地赶回家来,一边做饭,一边把碧玉从盆里弄出来,把根冲洗干净,放在两个小玻璃瓶里,用水养起来。光滑碧绿的叶子,清澈透明的水,好美好雅致的小东西啊!实在忍不住把这碧玉,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

花小钱,买来的大快乐,我想到了将来的某一天,这碧玉也会像童年的米团一样,让我回味,让我沉醉吧?

上一篇:你好,明天! 下一篇:半生有你,半生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