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1:59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雪小禅说:“这世间,必有一种懂得,穿越灵魂幽幽而来。”于是,便在一个初春时节,来到了这样一座悠悠的孤城,没落的城墙有着千年古都的褶皱,携着岁月无尽的芬芳和压抑,闯入人们的视野,江南特有的舒缓婉约,到是将这一丝气息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顿时,那一抹呼吸后的厚重梗在了心头,让人欲罢不能。箜箜作响的青石街板、布满青苔的城墙砖瓦、飞檐错落的拱桥、潺潺静静的流水,更是处处浸漫着历史的沧桑与无定,一种远离尘世喧嚣与纷杂、怡然回归自然的朴素情怀直荡心间。

  站立柳树花前,看时光流转,明净、清绝,如深谷的幽兰,真真是“人在光天化日里,不落色境。”来来去去,离离合合,缘起缘灭,貌似史册里那一段三国的硝烟,烽火连天的热烈,嚣艳。时间苦难,只有经历,方知真味,是要有多少的勇气和力量,这一世才能安稳,静好,温柔度过。是要有多少的真善,这一生才能得一终局的圆满,独行一世,才成为那个人群里最孤寂,最寥落的那一个?

  城南小陌又逢春,穿墙走入的是一片纵横的风雨,还没来得及遮挡,便入了下一个心墙,沿山而走,或依或街,粉樱落落,海棠绵绵,到时让人愈发觉得宁静。踏着阶梯,款款而行,或上或下,像个孩子般的调皮,已入奔三的行列,却倒是觉得自己年轻。湖光山色是美,但不如人美。猜不透这世间万千的种种,却在茫茫人海里遇着不寻常的人,红尘男女,总有一场雪月风花。

  何时才会感叹着灯火阑珊处的流转时光,才会觉得命中承载的枷锁,是牢靠而威逼的。濛濛细雨中蹁跹的春色倒是让人心醉,可惜还不知能走多远,多久,可以留住这风光,随着它走,随着它留,倒是情愿被之掌控着。心是自由的,但情却不知所控,一束天光云影,何时才能泊在这浓墨重彩中,耐人寻味。走不出的心墙,走不出预设的迷茫。东风破,愁旧时离索,轻尘出岫,留下了谁的背影,在记忆里残缺,蔓延。

  宫墙柳、闲池阁,且将诗酒赴年华。记不清了,曾几何时,我们也会遇到这样的友人,你未曾见到我的脸庞,我却描绘出关于你的想象,我们隔着时空座谈,却犹如相识多年,我们习惯在文字里放纵心声,却毫不吝啬着自己的灵魂,寄托着淡淡的不羁,还有彼此的期盼,只是人生曾有几何,我们遇到了这样的人儿,陌生而熟悉,温馨而忧伤。就这样不远不近,触碰不到彼此,却能雕镂属于彼此的悲欢。

  哼着无尽头的调,念念着那些疼痛的词:

  梦,美过,醒过,被温暖过;

  痛,忍过,伤过,还是存不过;

  曾经紧扣的十指,都不算什么;

  至少爱过,到最后不过黑夜的轮回;

  幸福的空位,停或走都一样疲惫着;

  看窗外天空慢慢变黑,失了快乐;

  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只想梦见谁;

  强忍着眼泪,努力去面对,孤单的滋味;

  原来爱会让人变狼狈,都是我想得太美……

  却也成就了一种心情。

  有些人,天性倜傥风流,一旦爱往,管他春夏秋冬,日居月诸,时岁枯荣。千年若惊鸿一瞥,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我想起电影《咱们结婚吧》里那一句:“眼前的,或许便是最好的安排。”不论你信或者不信,一切可不可以定为命?一个被记忆放逐的人,到最后都成了纪念自己的人生,步履阑珊的尽头,也不过是人事惨淡的悲情,山一程,水一程,心向朔漠行。是否要等到两鬓霜华,才能够憔悴了昔日浅笑的欢颜,一念之间,仍不知永恒的代价。

  那一月,樊楼内西楼西窗下,斜倚着,看那遥远的的星空,然后问过上帝,什么是缘?什么是份?倒是应一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坦然,我们都是给过心的,你给了他,他给了她,两个人相爱,已是不易,若能在一起,便是难得。只是,喜欢一个人,是寂静的,无关其他。只是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罢了。

上一篇:流年,萧瑟如水 下一篇:x05kt5y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