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泰国之旅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0:02
我的泰国之旅


        泰国游于我而言,有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看海。离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我很奇怪自己如此的平静,曾经以为的不可能就在来的路上,我怎会有这般的淡然?我永远不曾有过大起大落,即使在别人想来最风华正茂的青春时代,我的生活也永远都是单色调。芝麻黄豆大的零星琐事,都会激动难眠,而现在,别说汹涌澎湃,连浪花都没有,只能算作细微的涟漪。也许人到中年,岁月在眼角增添的不仅仅是几道长短不一的纹路,帮助我们丈量人生的高度,也在心灵上迟钝了敏感的神经,让我们不会因为一些琐碎而产生情绪的波动。

  网络给人便捷的同时,也消损了人们对未知的猎奇心。很多时候,我们的出游是为了去探寻,探寻刺激,探寻别样的风情。但真正像三毛那样走遍千山万水,探寻撒哈拉故事的人是鳞毛凤角。传奇故事成就了三毛的传奇。而事实上,为了安全,我们大部分人选择跟团旅游,在出发前,还会去做很多的功课,搜索旅游攻略是必备的。当我们窥见到神奇的一角,那种猎奇心里就会慢慢消失。出游就往往变成购物,拍照。还不忘在到朋友圈晒一下,满足下虚荣心。这样媚俗的欲望尘埃已经飞扬的太久,以至于弥散在各个空间,遍布各个角落。我也不能免俗的中招了。

  行走在天空

  少有的冬梅雨天气徘徊不去已一个来月了,到处弥漫着潮湿的空气,天是潮的,地是湿的,心是潮湿的。久违的阳光终究是避而不见了。为了不让心情发霉,是时候拿出来晒晒。于是,出行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选好日光充足的曼谷和芭堤雅,在这个冬天奔赴那里,给心情以阳光,让阳光在生命里发酵。

  幸得老天眷顾,出发那天是个阴天。在昌北机场,空气中漫着甘甜,来自空姐特有的微笑,驱散了游客的躁动,飞机滑动十多分钟后开始起飞了。而后飞机钻出云层,眼前豁然开朗。

  我如愿以偿的临窗而坐,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去想,眼睛盯着那个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前方。蓝天和艳阳高阔在窗外,也许是缺少参照物的缘故,坐在飞机上,丝毫感觉不到行进的疾速,仿佛静止不前。耀眼的阳光照射云层,惊叹云上云下是如此截然不同的景致,云下的天空是阴沉的,落叶随风飞舞。云上却是金光亮眼,雪白的云层因厚薄的差异而各显神韵。时而像永远不会消散的雪山,时而像一池湖水,时而像衙门前的石狮,时而像孩童嘴里的棉花糖。这眼前干干净净的白云给了我柔软的心情,有蓝天的陪伴,近处白云缠绵,远处白云冰镇。透过稀薄的云,辽远的开阔成了巴掌大的平地,像极了房产开发商的微型沙盘。马路成了长长的带子,大树成为点缀,高楼成了蒸笼里的馒头,人渺小得看不到。此刻的我,行走在天空,,俯瞰曾经仰望无数回的云层,感慨纯洁的景致,把人融入于景,景也就属于人。
  
  当佛主与人妖相遇

  泰国被称为“中国的后花园”,中国元素渗透到泰国文化,经济等各个领域,旅游业是泰国的第一大支柱产业,游客百分之八九十来自中国,不管是寺庙,夜场,游乐场所,还是餐厅都能听到熟悉的中国话,时常会出现前胸贴后背的拥挤状况。给人的感觉是并没有走出国门,只是来到中国的另一个城市。

  到达曼谷,第一个景点是去大皇宫,导游P林为我们讲解佛教文化。佛能静人心,泰国人虔诚向佛,他们95%的人都信仰佛教。不同的是,我们中国信奉大乘佛教,而他们信奉小乘佛教,在佛教中,小乘唯求自度,大乘则要普度众生,小乘佛教的宽容和祥和形成了泰国人崇尚忍让,爱好和平的道德风尚。佛寺则无处不在,闹市深山,沿街小店,医院学校,无关地区,无关贫富,到处都能看到精美的佛像。

  来到大皇宫,人山人海,有专门的皇家讲解员为我们简单的讲述历代皇室故事。这些讲解员受皇家恩惠,年轻时做导游,年纪大了后,被安排在皇宫工作,属于国家公务员。大皇宫类似于我们的故宫,只是规模大不如故宫。里面有很多宫殿群,金碧辉煌,包括一所建在皇宫里作为国王举行宗教仪式的玉佛寺。玉佛寺的大雄宝殿供奉着泰国人民最崇敬的玉佛。玉佛依照泰国一年三季的时间,更换锦衣,更换锦衣的仪式,由国王亲自主持。供奉玉佛的大雄宝殿,殿顶有三层重檐,上有龙首,凤尾等装饰,外层殿壁都装饰彩色玻璃,里面有许多壁画。我们去的那天,正好要举行一个仪式,下午就要封寺,所以上午参观的人特别多,因害怕走散,我们团队中很多人放弃进殿参观,而即使是进去了的人,也是草草的走马观花。

  敬拜芭堤雅的四面佛已经是行程中的第五天了,四面佛是在泰国被称为有求必应佛,是泰国香火最旺的佛像之一,四面,八手,身高只有半人高,每天从世界各地前来的朝拜者成群结队,络绎不绝。很多的港台明星来此烧香许愿。从不信佛的我也入乡随俗的点燃12柱香,按顺时针方向逐面朝拜,祈求家和人安康。

  随后的几天,在芭堤雅,我们参观了与佛教有关的泰国三大奇观,其中真人蜡像馆展示的真人蜡像个个栩栩如生,都是曼谷王朝历代高僧塑像,据说高僧塑像的头发是高僧本人的,不可思议的是头发会生长,每隔六年修剪一次。其二,舍利子塔里存放历代高僧的各式舍利子。P林说用手靠近摆放舍利子的玻璃橱,会有磁场感应。也许是我佛心不够,我用手摸是真没啥感觉。其三,七珍佛山是用雷射雕刻的一座释迦摩尼佛像,传说这是一个高僧为当今九世皇找的龙脉所在,就着山形剖开一面山,削平山面,依山用黄金镶线条嵌而成。

  每个城市和人一样都有两个故事,一个是自己真正经历过的,一个是由别人讲述的。为了了解“千佛之国”的佛家思想在民众中的影响,在听过讲解之后,我希望自己能在街头寻找到民间宗教痕迹。
  P林说寻佛要赶早,因为和尚赤脚化缘一般都在清晨。否则太阳出来了,地面会很烫,不适合行走。一天,我走出宾馆,芭堤雅的清晨很安静,与昨夜的喧闹大相径庭,难怪说“芭堤雅是不夜城,夜晚乱糟糟,白天静悄悄。”宾馆不远处有个菜市场,里面的人不多,马路边站着个穿黄袍的和尚,只见他双手合十,光着脚丫,作诵经状,在他面前双腿曲折贴近地面坐着一个信女,腰身微向前倾,同样双手合十,低头膜拜。一会儿工夫,信女起身走了,即刻又有一个善男往和尚胸前的饭钵里放着什么东西,然后和之前的信女一样席地而坐,接受和尚的祈福。我很庆幸自己一生中能碰到一次真正虔诚的化缘过程。
  
  最后一晚返回曼谷,因没什么活动,第二天清晨,我走出宾馆五十多米,马路的左边是一家大型医院,右边是中台禅寺泰佛寺。墙上有免费修禅的字样。也许是来的早的原因,也许是真正修禅之地,相比于那些供人参观的乱糟糟的寺庙,这里显得很安宁。佛门净地本该如此吧!

  泰国禁赌不禁色,笑贫不笑娼,是个一夫多妻制国家,有娶一个老婆,家门口就放一个水缸,娶两个老婆就放两个水缸的风俗。据说,外国游人来泰国想享受别样风情时,可以直接找警察,他会把人带到风月场所去,待办完事后再把人送回来。这事信不信由你。泰国旅游业极富地方特色的是人妖表演,人妖是泰国的特产,泰国旅游业的繁荣,人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可以享受很多的国家福利。比如药是免费发的。各国旅游者来泰国,大部分都是冲着人妖而来的,舞台上的人妖雌雄难辨。著名的东方公主号游艇上的人妖被称为最漂亮的人妖。而在超市,餐厅也有很多人妖,只是我们很难分辨出来,相信人妖们当初选择这种环境,也是在选择一种他们自己认可的生活方式,生命短暂而辉煌。

  困惑的是为什么在泰国这个全民信佛的国度里,“性”,这个佛教所不齿的词汇,在这里却悄然形成了文化?人妖虔诚而颓废的表演,高雅而俗艳的气质,是如何被佛教所接受的呢?这也是吸引世人涌入泰国,体验异域风情的首要原因吧?
  
  
  黄金屋和金三角
  被称为“中国的后花园”的泰国,与中国总是有着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这里有富可敌国的芭堤雅首富华裔谢国民的私家花园富贵黄金屋,有泰国十大首富之一的泰籍华人王金亮的东芭乐园,更有没有国籍的中国远征军93师的后人居住地金三角的难民村。贫富悬殊让大跌眼镜。作为同胞,我们在惊叹富贵华人的同时,也深深同情那些无家可归的难民。
  富贵黄金屋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是电视剧《流星花园》的外景拍摄地。是一个真正富丽堂皇的风水宝地,纯金望海观音金佛宝殿,豪华气派,装饰精致,处处显示出有钱人家的奢华,引人注目的是,在房顶插有两面旗子,一面是中国国旗,一面是泰国国旗,受佛教影响,谢国民热衷于做慈善,把黄金屋的门票除了用于维修,其余的都捐献给了国家。所以,可以说他在维护中国人尊严的同时,也为泰国的旅游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东芭乐园,它是泰籍华人王金亮创办的私人林园,以妻子东芭名字命名,乐园占地广,各种热带植物树木葱茏,楼台亭阁精美,其园林绿化堪称一流。里面有很多娱乐节目,除了骑大象,坐马车,喂鳄鱼外,还有民俗表演,泰拳,大象表演,都很精彩。

  金三角风情园有泰北民族村,93师博物馆,孤军装备室,毒品与战争纪念馆等,园门口的对联写着“年年难过年年过,处处无家处处家”,在出口处悬挂着“孤儿是我们的名片,回家是梦里的呼唤”的牌匾。原来,在金三角除了毒品,还有另外一群被遗忘的中国人,他们是中国远征军93师的残余部队及其后裔,这些没有国籍的难民至今生活在社会底层。据导游说,在金三角所有汉人的墓地,不管是豪华的名人大墓还是简陋破败的无名小墓,全部惊人的一致面向北方,那是在心向祖国的召唤啊1我感慨自己只是这个城市的过客,除了怜悯,给不了他们任何的帮助,令人欣慰的是泰国政府并没有雪藏他们,而是敞开国门,让世人深入地了解他们,并在加紧对93师后裔实行“泰化”政策。
  慢慢来

  在泰国印象最深的就是导游P林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哉烟烟”,也就是“慢慢来”的意思。P林说,泰国人生活节凑慢,智商低,一个曼谷机场建了三十多年。而我们造一个城也不过十来年。他们不会脑筋急转弯,一切都慢条斯理。虽然国家穷,但人民生活幸福指数却很高,一年365天,他们会有两百来天的节假日,工资低,却是那种赚三块,花五块的月光族,往往人死后,还欠银行一屁股的债。他们没有教育,医疗,养老的压力,这得益于他们国家的福利好!孩子成年后,家里就不再补贴他们,不像我们国家,年轻人结婚费用几乎都是靠父母,甚至养孙辈的开支都靠父辈,与他们相比,我们的生活质量略高一筹,却不敢说我们是幸福的。房子,车子,票子,是我们永远的追逐,生活节凑快,过劳死时有耳闻。P林讲了个他自己的故事,说在广东学习时,一次等公交车,车停后,从车上冲下一伙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跑,跑了一段路,他问跑的人车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人奇怪的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是赶着去上班”。他说在泰国,这种火急火燎的赶班的事永远不会发生,本来他父母是希望他留在中国的,他因为无法适应快节凑的生活最终还是放弃了!

  是啊!很多时候我们怕落后,什么都很急,急功近利,肤浅浮躁,缺乏思考。司空见惯的闯红灯就很能反映我们的这种心态,只要有一个人闯红灯,马上就会有人紧跟而去,待他到了马路对面,发现同伴还没过来,他就会停下来等,原来他并没有急事要赶,只是因为有人闯红灯,他不甘落后也要闯。在购物时,也能发现这种现象,购买奢侈品时,看见别人买,不管自己需不需要,在导游“下手要快要狠”的诱惑下,一个个土豪出现了。在免税店,欧莱雅有些柜台贴出告示,“本品已售完”,这都肯定了中国游客强大的购买力,其他品牌瓶瓶罐罐,同样全是看不懂的文字,只是因为看见大家都在抢,很多人也跟风般购买。很担心她们最后会不会因为看不懂功效而最终弃于垃圾桶?我很庆幸自己的购物原则“只买必需品,不买奢侈品。”抢到的东西不一定适合自己,一切都要慢慢来。

  慢慢来意味着平静,平静正前所未有的成为奢侈品。而除了幸福,我们又似乎什么都有,人人匆匆忙忙向前进,又时常困惑:我要去哪儿?人生的路,慢慢来是一种闲适,是一种优雅。在佛祖与人妖相遇的地方,悟出生活真谛,也不枉此行!

上一篇:听说你还在打听我的下落 下一篇:青了苹果,绿了核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