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的蓝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2:10
断了的蓝


我叫深蓝,顾名思义,不是一安稳女子。我只记得从小母亲唤我深蓝深蓝,其余随着七岁那年母亲的去世而变得模糊。我没见过父亲,母亲也从未提过。所以即使小时候受到嘲笑,也只会狠狠地瞪过去。

我是深蓝,一个被抛弃的怪小孩。有一个人真正把我捡起来过,可我却把他弄丢了,他叫作水清……

一。一开始的见面我只是个转校生披散的长发隔夜的烟熏妆颓靡的神情我想当时在全班的印象中一定是差差差男生轻佻的眼神女生满脸的厌恶我懒散的环顾四周习惯于这种打量突然我定格于一张青春洋溢的脸只有他在笑无恶意的而接受者竟然是我

我有些恍惚躲避他的笑容在我看来太刺眼

老师介绍完我后便把我安排在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靠窗正合我意前排便是那个冲我微笑的男生我清晰的记得他转过身来对我说我叫水清有什么事帮忙可以找我我抬起头对着他的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可以感觉到四周不和谐的眼神我向来不想惹麻烦只是回了句对不起不用我明白没有人喜欢我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第二天走在上学的路上一步两步三步……停住一直小狗停在我面前觅食我盯著他看它也盯住我看于是我笑了它跑开了

我笑得更加猛烈心想如果我是一只狗七海可能会再多看我一眼甚至和善的拍拍我的头我便欢快的摇尾巴

你在想什么呢水清你干嘛在那样的时刻问出这样的话在十年后的敞开心扉便是一发不可收拾这个道理你懂不懂

我记得我看着你关切的脸庞一下子就模糊了双眼然后混着空气一滴一滴混进土里停也停不下来你胡乱的哄着我却让我更加哭得带劲于是街角形成了一幅极不协调的画面我不知道那叫不叫开始……

那一天出现两件让人议论纷纷的事第一件从来没有迟到过得水清居然迟到了更居然的是带了我一份第二件是学校的大小姐江水遥扇了我一巴掌我连神都没有愣的回了他一巴掌留下她一个发呆我想她那样的大小姐一定没有被这样待过我想我在这学校又不得安宁庆幸有水清冷人讨厌的也是有水清

二。第二次偶遇水清是在DIVING七海常去的酒吧重金属的音乐名震忘我声中我拖着喝得烂醉的七海竭力想把他弄出酒吧我背着一米八多的七海摇摇晃晃撞上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怎么那么恰好就是水清

他低头直视我的眼晴看了看我身边的七海我看着他干净温存的脸总觉得我们像两个世界他揽起七海帮我把七海拖出酒吧冷风直面扑来所有的声音像被锁在了里面而我们想逃出来的乐音不知道该飘向哪里才算归宿

谢谢我缕了缕头发尽量让自己平静没有关系我帮你他说着像一个准备已久的肯定句还有他的笑不用了谢谢我顺手拦了辆TAXI我总不愿他看到自己如此窘迫我刚把七海塞进去他便跟了上来坐在了前面我刚要拒绝他只是说不安全的我送你我沉默下来不着一言

打开七海的家门就是满目狼藉酒瓶烟蒂脏衣服撒了一地自从分手后便没有迈进过这里再看看自己原来在阳台特意种植的花花草草已萎的不成样子

七海和我是在DIVING认识的那是我第一次去酒吧那个慌乱的地方多少让我紧张坐在吧台看着人们群魔乱舞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就是这个时候七海走过来对我抱以理解的笑容问我第一次来这吗我点点头试图用头发遮住羞红的面颊毕竟七海是如此英俊的男子他帮我点了杯卡尔甜甜的一喝就醉

他说他喜欢吻我这种单纯漂亮的女孩子他的头靠过来我没有推开他因为我需要温暖透过迷茫的双眼我看见一团团白雾汇聚的很浓我想说话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于是我成了七海的女人

于是从此以后我背负了一身的疼痛

你走吧我回过神对水清说道水清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关上了门这个男人对你很好啊水清刚刚关上门七海便开了口我怔了怔看着七海抚摸着有些疼痛的额头玩味的笑容又浮现在脸上我讨厌死了这该死的笑

我要走了我转过身不看他不聚聚吗七海睁开眼直视我我停住了我总是不懂的怎么拒绝眼前这个男人他让我感觉到过温暖到头来又是那样疼痛他有那么多女人我是其中一个却曾经把他当成了全部他从背后抱住我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晚我们有凌乱了一晚他那么美好的进入我只有在那一刻我才能感觉他爱我

鬼迷心窍

清晨我醒的很早手臂有些痛我看着身旁的男人多少怜悯我起身下床却一把被他拉回来要回去了声音小的连我都感到自己底气不足我捡起衣服啊七海像饿狼把我压在身下定定看了我良久开始疯狂地吻我我好像注定败在他手中别无选择

三。那天我没有去学校,我不知道水清也没有去,当我看到他站在我家楼底下,僵硬的影子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本来就是认人抛弃,被七海捡起来抛弃再捡起再抛掉重复往来可如果被水清捡起呢便是生不对死不起

失望到极致就是坚强到极致这个道理我懂所以我很坚强不会为别人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怎样可是当遇见一个人做了一件事之后世界都不一样了所以水清当我看到你被灯光拉长的影子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恶心我蹲在楼下的路灯旁开始吐起来撕心裂肺的跪倒在地水清走过来死死地抱住我让我感到拥抱也可以不那么死板和凋零我的装束都已经抹乱一道暗黑的曲线从眉眼留下代表我曾经有多颓败

我想是时候了但是什么时候了我也说不清

我想我应该好好生活了但怎样好好生活我也不清楚

水清你说我好好在一起可我不敢我张望着世界最空洞的形状脑子里全部是七海我不再爱他也从未恨他深蓝深蓝你是一个深蓝般的女子他这样说过可现在的深蓝深得漆黑一片望也望不到底

七海我喃喃道在水清的怀抱明显打了一颤水清放开我慢慢地走了留给我一个拥抱的姿势张着手臂很冷我说七海我不再爱你可是水清你却没听到

第二天去了学校干净的面孔我没有化一丝妆大家都惊奇地看我我微微一笑桌柜里有一封信

深蓝:

我总幻想和你重温在鸢尾花田为你系上幸福我不想再与你错过我喜欢你一直以来

MB

看着干净漂亮的字体我认定是水清于是忽略了落款的MB我回了信收信者水清

水清实实在在的把我捡起来我终于能像个正常的女孩子一样撒撒娇可以在冬天牵着他的手吃冰欺凌

我说我不爱七海了

你皱皱眉显然有些不信我笑了笑摇了摇头现在的我很满足知道他再次出现

深蓝我很想你看着七海颓靡的神情疲倦的话语我知道他身无分文了我冷着眼看他退出一步想躲得远远地

你居然这么绝哈七海戏谑的笑着我不欠你的我平静的注视他你知道我爱你的你…。我嫌恶的打断他我们以后没有任何关系

是吗呵呵他冷笑着拿出手机一段视频出现在我眼中我疯狂地抓了过去七海推开我说只要你听话否则你的水清少爷可能会看到我拿出一叠钱向他扔去删了他捡起钱留下一句还差得远呢走了我蹲下身去哭了

等我站起身看见水清在前方看着我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那么长那么落寞

对不起没关系他的嗓子有些哑但我听得很清楚他说没关系

四。我以为给七海了钱他会安静一段事情却没想过为什么痛苦可以这样突然

那一天我永远也忘不了

那天我买了水清爱吃的菜充满幸福的向水清的公寓走去我满足的向前走只惦念水清开心的样子突然眼前一片黑我抬头又是七海我形同陌路的想走过去一记重棒打过来我的准备和以后的幸福从此消失在那条小巷

醒来后我发现躺在七海的床上他摸着我的脸玩味的看着我我用力的推开他头疼到不行我忍着痛穿起衣服要出去七海诡异的看着我居然没有拦我

我冲出去可不论怎样开都开不开门我才明白门被锁了一切联络工具也没有了

我冲进卧室看着他得意的半偎在床上我抓起一切能扔的东西向他砸去直到没有东西可扔然后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求他放我走我只有一个想法我要见水清

突然我浑身发冷异常难受不住的发抖救我…救我…我求助得向七海喊道他从床上下来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瓶药用一次性注射器注满向我走过来我向后拼命退着尖叫着走开那是什么可身体抖得我已经快控制不住七海拉过我的胳膊扎了进来顿时身体缓了过来

七海居高临下的看我舒服了吧我惊恐的看他好像知道了那是什么可还是问了出来这是…什么

冰毒

冰毒冰毒冰毒……

我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打过两针后七海不再限制我的出入他明白我终归离不开他了雨开始下真是时候去哪里没有地方可以去找水清我这幅样子怎么去找他

深蓝你叫我谁在叫我我拼命地往前跑跑过一个个陌生的地方

深蓝深蓝…。像是很多人的声音不要叫我不要叫我我摔倒在浸湿的水泥地上路上的人都连忙绕开我我始终被抛弃着没有人叫我没有人叫我………

五。我退了学消失在人群中我住进七海家因为上了瘾我离不开他的东西我又想起小时候心里一阵阵疼

我把原来的手机卡扔掉把水清的模样存进脑海扔掉我看不得水清干净的面容那样我会哭止也止不住

每天我只有三件事可以做上瘾了吸毒然后和七海疯狂的做爱再然后睡去什么也可以不想念

我整日整夜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想到要结束这篇章的生命我想我再也见不到水清了

可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满眼的血丝乱糟的头发面容混乱的人是谁我惊慌惊慌道不知所措水清怎么找到这里的我忘记了关门我这幅样子怎么能给他看

水清……我终于还是知道哭是什么滋味他拉着我往外走我一动不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扭过头眼泪狠狠的砸了下来

我跟着他走了不顾一切不顾后果

“钱我可以去挣我们去戒毒所好不好?”

我拼命的摇头我不要去那个鬼地方“我会等你你一出来我们就结婚”水清恳求的眼神让我害怕我蜷缩在沙发里死命的拽住沙发的外套不说一句话

水清紧紧地抱住我浓重的哭腔“我该怎么办深蓝我如此爱你”我的泪也流了下来我该怎么办

水清用他父母的关系找了份工作但他还养着我日子过得越来越紧那段日子他总会提到一个人牧北他说那是他从小的朋友他帮了我们很多你记得他吗?水清问完后我总是笑笑放心我会感激他的水清摇摇头也只是笑笑

可我的毒瘾越来越厉害水清的烟也抽得越来越猛我看这原本干净整洁的可现在凌乱烟绕的屋子没有尊严再去哭

水清从没有动过我我想他嫌我脏我想他不想要我我想我这辈子完了

水清帮我解毒用最原始的方法把我捆在床上可到最后他看不得我难受要死的样子一次次把药给我

水清一动不动我也不敢动一下看着他失落憔悴的样子你要我拿什么来爱你……

六。水清失踪是四天以后的事我已经开始像个妻子一样收拾家做好饭等水清回家可那天以后水清像往常一样微笑和我告别留下一句等我回来便再也没有回来

我慌乱的打他的电话无人接听我疯狂地穿过每条他走过的路却没有发现一点痕迹我绝望的站在家门口我想他终于不肯要我了

他没有留下一句话把一切留给了我我没有动任何东西我怕他回来会不习惯

毒瘾来了我咬着牙把一切毒品顺水冲走在地上翻来覆去我不敢死在疼痛也不能死

醒来后我被一片白色笼罩我穿着陌生的衣服走进陌生的地方一排栏杆横在我眼前刺疼了我的眼

在戒毒所里我总爱发呆我得不到任何人的消息不知道水清过得怎样我认真做好这里的每一份工作我想出去出去找水清我始终记得他说你一出来我们就结婚……但我没想到我这辈子都没法再见到他

一年后我出来第一个地方就是去水清的房子可里面已经换了新住户水清一直没有回来我蹲下身来大哭他走得这样彻底让我到今天开始一辈子回忆

晚上我又走进DIVING那个有回忆的地方好的坏的我没想到我又碰到了他七海毁了我幸福的人我恨的人他一点没有变英俊颓废邪恶像一匹饿狼他和一个剪着学生头满脸青涩的女孩子交谈着我想起几年前的自己我只想要报仇

我盲目地拿过果盘中的水果刀向他走过去走得太过猛撞到一个人我抬起头一下子愣住干净的面容温暖的微笑水清…我呆呆的望着他

可听到他否定时我才看清他和水清好像可他不是他说他叫牧北是水清最好的朋友我哽咽道我知道…。

你想杀了他吗?听到这句话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酒吧外面我打了个冷颤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

他对我笑笑把衣服披在我身上我叫深蓝你不记得我了吗这句话好熟悉水清也问过我又愣在那里牧北笑笑说没事走吧

我缓过神问他你知道水清去了哪里吗不知道

七。一年过去了还是没有水清的下落我打了份工我想要足够坚强地活下去

牧北总会来陪我也帮了我很多我总是询问他水清的下落他说水清也许出国了我想是啊那里没有我的一切他可以抛下一切好好过活可他是水清啊那么爱我的水清怎么会抛下我不管不顾我心中始终有着不好的预感

牧北一有时间就带我去游乐园去海边去一切我没感受过的地方他的脸那么温暖像极了那时候的水清我闭上眼一遍一遍的叫水清水清……他总是拨开我的眼摇摇头说不对是牧北牧北…

如果结果一直骗下去也好至少心中有份向往可事情总不能如你所愿

那天牧北带我去餐厅吃饭这种高档的地方与我格格不入正当牧北帮我切开牛排时一个尖利的女声打破唯美的宁静

“牧北你居然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水遥我们回去再说”水遥?江水遥?我抬起头果然是她还是那个漂亮的大小姐却一脸仇视的看着我“江牧北你可以啊一直陪着这个毒瘾犯”

我手上的刀叉一下子掉落周围指点的目光涌来我的头低得不能再低毒瘾犯听到这个词以为已经无坚不摧的我瞬间崩溃

牧北把我拉到他身后怒斥的对江水遥说水遥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水清哥就是被他害死的!”江水遥声嘶底里

我一下子抬起头水清…。是被我…害死的?我一下子懵了水清死了我不信一定不是这样我冲过去扳住江水遥的肩膀声音颤抖的快要说不出话来水清水清到底怎么回事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江水遥推开我你还敢问你…她还没说完牧北拽过我把我拖出餐厅扔在他车上我拼命捶打着车门脑子里全是水清死了的消息

我求求你告诉我求求你…我哭喊着摇晃着紧闭双眼的牧北我希望听到否定的答案水清什么事也没有他活得好好的即使不爱我也没有关系

他死了牧北终于开口我安静下来怎么…死的赌命牌局为了给你凑毒品钱堵上了自己的命

堵上自己的命?水清是你太傻还是我太好笑

我垂下头不断思索水清的模样血好多血………

八。醒来以后周围白茫茫的一片有熟悉的脸也缺一张熟悉的脸我说不出话嘴里生生的疼牧北见我醒来凌乱的双眼望着我“真傻”我听到这句话我想说话可说不出来我咬破了舌头………

我终于可以这么安静的过好几天没有一点声音即使己经能开口说话我也没有发过一声我想哭可再也哭不出来我想笑但又有什么资格笑可是我真的好想笑

有一天深夜我真的笑出了声因为好几天没有说话嗓子哑哑的我笑的越来越大声好像要把全身得力气笑光牧北慌忙拉开灯看着我忽然镇定了下来他微笑着看我

水清我叫道我才发现自己又哭了…。

出院后我又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牧北帮我租下这间房子让我来告别我答应牧北忘记仇恨要开心地笑好好活下去可我没有答应他忘掉水清如果答应就能忘掉那么我就答应

我要离开这个城市牧北说好于是我打理好行装握着牧北买好的机票等待八小时以后的路程我想这真的是要重新活一次了

我说我想单独在这个有水清记忆的地方度过这几个小时牧北说好他轻轻把门扣上拿走了同一航班的另一张机票

我正一件件抚摸这里的一切门铃响了“水清”我冲向门去“一定是水清”我刚打开门希望还未探清一个身影如狼似得扑过来

又是他我拼命的推开他拼命的反抗还是敌不过他又一次的耻辱我想仇恨这事我忘不掉

事后七海恶笑的看着我穿起衣服对我说了我到死也原谅不了的话

他说听说那个小白脸死了你又搭上一个可以啊

他走出卧室我像是没了知觉我拿起身旁的刀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身后

七海正在翻我的行李把牧北给我准备的钱拿了出来“妈的还这么有钱真不愧……。”他话还没有说完“滋…”我用力向他背后一捅他倒了下去满脸不敢相信和惊恐我蹲下身又向他心脏刺去

我用力的冲他笑比血还灿烂

九。深蓝我是深蓝天还没亮黑漆漆的我踩在沙滩上好温暖的错觉海好深像我的名字一样

我一步步向前走去好凉我看到母亲模糊不清的脸她在对我笑叫我的名字我还看到牧北握着机票对我说深蓝让我照顾你还有水清水清他一直在对我笑他说过永远爱我那么暖和

“不要走”我伸手想抓住可全是空的我一步步踏着冰冷却很是温暖

水淹末了我的眼我看不大清他们不要消失我再也不要一个人

深蓝深蓝………没有人叫我

没有人再叫我………

上一篇: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承受 下一篇:人生不只如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