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的答案在风中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7:20
我想要的答案在风中

  有些沙哑的口琴配上干净的吉他,旋律在风中交汇,在耳畔回响。乍一听,这歌不是想象的那般忧伤,吉他短促的拨弦声,似乎还使它多了几分欢快。但那饱含深情的歌词,让这本应明快的歌,变得些许沉痛。反差产生一种让人思考的痛,一种令人震撼的美,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

  blob.png

  没有高超的炫技,没有荡气回肠的情感起伏,这么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就是这样一首不到三分钟的歌,发行当年便在全世界引起不小的轰动。这其中的原因,不必说,自是多方面的。然而,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反映了对和平的渴望,更是因为他给了人们生活的理由——我们尚在寻找那在风中飘荡的答案。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想,人的一生究竟要去追寻什么?是拼搏半生后,理想,人生,酣畅淋漓,回首,在现实前,万般不甘却无奈妥协下的叹息?是戎马一生,枪林弹雨,浴火重生后,无愧国家,无愧人民,却在父母面前,一句带泪的“孩儿不孝!”?是在战争前线,看淡了生死离愁,看透了人性善恶,想凭一己之力挽救世人,却,无法左右大局的悲哀?是在与黑暗砥砺相抗,重获自由与光明后,内心充斥着的喜悦和随之而来的,因失去拼搏的目标而生成的,对未来的彷徨与迷惘?也许是,也许不是吧。我们起初似乎都有目标,不论这目标是大是小,是好是坏,我们终是在用尽全身力量去追寻它。那么有了目标之后呢?有的人会说:“之后便可安逸的生活”。我想,说这种话的人,本身追求的便不是那目标,而是那完成目标后的安逸。所以说,不论如何,我们终是在追寻的征途中,延续着生命,个人的追寻本就是不停息的,直到生命的尽头。

  

  但,人的生命何其短暂,须臾间,就从总角孩提变为古稀老人;“我长大要当……”的誓言还在空中回响,两鬓的青丝已染成霜;那天真笑颜似是昨日才绽,而现有的只是过去的回忆。既然说追寻是人生不可逃避的话题,那为何不用这短暂的一生,去拓宽生命的?为何有些人明知最后得来的不是青史留名,而是家人的几行清泪,却依然在战场上不管不顾的厮杀?为何有人背井离乡,苦学数载,回国后,依然难见家人,却甘愿在荒漠中奉献着生命?又是为何有人愿用一生去思考,宁愿被骂盛世危言,也不愿放弃眺望?也许你并不是真正理解他们,也许你只是简单的认为大家都说他只是英雄,那他便是了;大家都说他是疯子,那他也便是了。谁对谁错,孰是孰非,你并不清楚。当然,也许你是真心敬仰他们。但在我看来,大多数人还是在茫茫世间人云亦云。我想,我们应该思考了。

  

  人的价值究竟在何处?鲍勃?迪伦说:“答案在风中飘荡”。是啊,你若有了答案,那它便在风中,在你身边,时时鞭策着你;你若尚未有答案,那它也在风中,无影无形,无去无从,让你感到无所适从的慌张。曼德拉找到了风中的答案,他在生命的最后一秒依然追寻着他的价值,这价值不是世人赞扬的功德,也不是名垂青史的荣誉,更不是百度百科中的一段粗糙的梗概。于他个人而言,价值是人生的丰满,灵魂的升华,生命的力量;于人类而言,是对和平的向往,对平等的憧憬,对人生的追求。他,精神超越,超越了时空,日久弥珍;他,价值永存,存在于当下的分分秒秒,从未消失。他追求着自己的、他人的,生命的价值,他的生命因此宽广。

  

  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所拥有的从眼前消逝的每一秒钟,逝去了,便真的再也回不来了。人的价值不应该为了那所谓的稳定而执着,在我看来,人在任何年龄都应有一种拼搏的姿态,去追求可以超越生命的物质。那是是牛顿经典力学与爱因斯坦相对论,是杜甫、莫言与鲍勃?迪伦,是橄榄枝与白鸽,是蓝天与旷野,是弥散杜鹃花芬芳的晚风,是灵魂的碰撞的轻响。别只是看起来很努力,别只是追寻着所谓的稳定,别总是浪费生命。你所浪费的每一秒,于地球不过沧海一粟,它照样自转公转,而于你,那便是自杀了。

  

  所以对于个体生命而言,人生的价值在于永不停息的追寻,追寻生命的宽度,而这宽度不应由金钱、名利、他人的看法等为外界因素来衡量,而是,即便下一秒你将要死去,你也没有不甘心,没有执念,没有后悔,你能无愧于流逝的光阴,无愧于所学的知识,无愧于自己的生命。即便是在始终无人注目的暗夜中,也要动情燃烧,答谢着短暂的一生。

  

  我想,我在风中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上一篇:我的芬芳,醉了谁的心间 下一篇:阿里的社交梦,除了押注支付宝已别无他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