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茉莉花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5:45
又见茉莉花

  离开桂林好多年了,但茉莉花那种不枝不蔓、冰清玉洁的姿容,不浓不淡、不挑不逗的馨香却时刻映现在我的心头。每每看到茉莉花,就会撩起我对茉莉花一段不能释怀的情感……

blob.png

  我对茉莉花的爱恋,源于在桂林军校临近毕业时的一次采风。


  初春时节的江南不似北国,早已是莺飞草长,江水如蓝了。红的杜鹃,白的茉莉、蓝的让人心醉的星星草……各色的花儿给灵秀的山峰披上了一件件多彩的盛装,一些峭拔的山峰还将空中浮动的云雾拉下来披挂在身上,风一吹,如绫如纱般地飘动,很是动人。要不是田梗上牧童的笛音和江面上渔家老人的小唱,说是人在画中游,你也相信。


  这美丽的景色对于在北方长大且又爱好摄影的我来说,确实是一个挡不住的诱惑。在一个周末的早上,我和另两位同学背上摄影器材出发了。


  一出校门,我们就直奔风景最为秀丽的漓江两岸。世上有奇山,也有丽水,得其一者,已属不易,像漓江山水这样美妙地结合在一起的更是世上罕有。在这里山与水是一对天生的的佳偶,互相辉映,光彩照人。俯看漓江,游鱼可见,沙石可数,绿色的水草如漓江的发缕,随水波摇曳。两岸山岚润墨,青峰连屏,翠竹簇簇,农舍点点,恰似一轴艺术长卷,给人一种心逸尘俗,如在仙乡的感觉。用“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来形容漓江绝美的风光,一点也不为过。我们被眼前美丽的景色所吸引,沿江岸边走边不停地按动快门,都深深沉浸在创作的乐趣之中,全然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到下午五时,当我们基本上用尽了所有的“弹药”,正准备稍事休息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摄影包里的手提包不见了,脑袋顿时“嗡”的一声,额头上即刻沁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手提包里有200元钱、一本学员证和一部德国“巴尔达”超小型照相机。钱和学员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关键是那部机子,那是几年前我托人从上海邮购的,现在市面上很难再买到,即使有,也是价格不菲,它是我学习摄影的第一部机子,也是我生活当中一位无声的“朋友”。我们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兴致,沿着来时的蛇形小路焦急地寻找。


  当我们走进一片茉莉花茶林的时候,发现田梗上坐着一位穿着苗族服饰的小女孩,正趴在膝盖上熟睡,怀里抱着一个用旧布缝制而成的土黄色书包。显然,我们的谈话惊扰了小女孩。她看见我们,抱着书包一下子站了起来,揉揉惺忪的眼睛问道:“请问,你们认识张顺阁叔叔吗?他和你们穿一样的衣服。”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说了丢相机的事。“叔叔,是这个吗?”小女孩说着从书包里取出了我的手提包,双手捧着递到了我的胸前。我取出一百元钱,想表示我的谢意。“不能要的,不能要的。”小女孩羞红了脸。当我再次想把钱塞到小女孩手里时,小女孩转身沿着田梗跑了,长长的马尾小辫在金色的霞光里上下飞舞,大片的茉莉花随风摇曳,逆光看上去尤如一片浮动的云霞,影友不失时机地拍下了这幅绝美画面,名曰《茉莉花》。

上一篇:大学生活总结及感悟 下一篇:【散文诗】送别枫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