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情思(我的西和之行)

发布时间:2019-03-19 18:58:49
西河情思(我的西和之行)


       “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山南无雁飞。”

  
  今冬,对于我,将是残冬。飞雪重覆沧桑的寒夜,在远离家乡的“孤馆”里,没有炉火,不见家人,孤灯只影。从膝盖到指关节的炎症疼痛让人难以安眠。伏案掩纸、吞云吐雾,难书情怀。
  
  突然想起,家乡的西河丝丝缘起、种种情结。弃茶离案、立马窗前。凭栏处,仿佛已扬鞭出北关、飞驰西河岸。
  
  房县,是一座美丽的山城,美丽的自然画卷;历史悠久,悠久的前朝古代,名人轶事筑构的丰厚底蕴,精彩而绚烂。
  
  这儿,几乎是四面环山,又一无任何污染的河流穿城而过,贯穿西东,风景自然、如画。我的老家在深山里,直到二十世纪初才入住县城,正好在西河南岸边。对西河自然就情有独钟了。因为,我所有闲暇时光几乎都会出门五十米踏上河岸,沿河岸或西或东信步山城,观赏地方百态,欣赏风土人情,甚是惬意。
  
  回想三十年前,中考,第一次到县城住在我最崇敬的化学老师家。很小的木板房,我是席地而夜。当然,已是非常幸福而知足了。
  
  不像现在全是高楼大厦,琳琅满目。那时的西河岸,全是杂草丛生。土路,如瘦骨嶙峋的蚯蚓在蒿簇中蜿蜒,不像现在,超现代的规划和建设已将西河打扮得西子般优雅、新娘般美丽,真个今非昔比。
  
  沿河两道宽阔而大气,游人如织。林荫丰茂,景致怡人。一河五桥分东西,霓虹绚烂夜游人。五坝蓄水似瑶池,鱼跃千舟戏繁华。“西河乐园”、“水上乐园”更是启晨游人满为患,入夜笙歌舞醉仙。真正赏心悦目。
  
  很早,我读过《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可能是国学中最精髓的诗句。
  
  可假如你游览房县西河,就会发现在西河的西岸,人行览道上的大理石护栏上品读到诗经的经典之作,而且是精美的篆刻,一定给你带来震撼心灵的感觉和深远的感知。
  
  你会发现,原来,这里是诗经之乡,是诗祖之乡,是华夏诗祖尹吉甫的故里,是诗经文化的重要源头。《诗经》是中华文化的元典之一,居“五经·四书”之首,不仅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更主要的,它是古周朝社会以德育民、以法治国、创建文明和谐社会、礼治国家的教科书、社会百科全书,是一部与古代圣人治国的史书,是国学的重要精粹。到此,你一定会因为西河的美丽而惊艳,因西河的魅力而沉醉。
  
  在西河南岸,西河乐园广场、北门河桥头广场各有一方硕大的电视广告牌,它既是家乡房县人的精神和文化窗口,也是政治和经济窗口,更是人文民俗的窗口。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滚动播出家乡房县的一切信息,精神风貌,会让你在最短时间里了解到我家乡的一切内涵和魅力,你会为她古老的神奇和现代的江南水乡风韵而倾倒,而折服。她们,就像房县人卓越的眼睛,展望世界和未来的同时也向世界展示自己古老而文明、纯朴而善良、坚韧而进取,求是而前瞻的地方民族精神。
  
  要不,远朋游西河时常问“常在历史典籍中看到彭部落方国、防渚、房陵、房陵县、房陵郡、房州等,就是这里吗?”我自豪的回到“是啊,还有假吗?”
  
  房县,西周以前为彭部落方国,属梁州域。春秋为防渚,属麇、庸二国之地。战国为房陵,属楚。秦置房陵县,属汉中郡。西汉因之。东汉末为房陵郡治,改属荆州。三国魏黄初元年合房陵、上庸两郡为新城郡,房陵为新城郡治台。晋惠帝元康六年改属梁州。南北朝时迭有变更。隋大业二年为房陵郡。唐贞观十年为房陵县,隶山南东道。宋雍熙三年升房州为保康军,隶京西南路。元为房州治,隶湖广中书省襄阳路。明洪武十年降房州为县,属湖广布政使司襄阳府。成化十二年房县改属郧阳府;清因之。民国初年属襄阳道;民国二十年隶湖北省第十一行政督察区。
  
  几千年的演变,源远流长。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真实,足够你咀嚼、品味三生!
  
  “秦时明月汉时关”,是的,家乡房县自古就是秦楚、楚汉的政治、军事、经济重要关口和通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象棋中的“楚河汉界”,也许与此不无关系。家乡房县,尤其是在中华腹地,历史演变中,一直担任着重要角色,淋漓尽致地发挥着她的重要意义。我仿佛又看到了秦王的长矛、青铜币,西楚霸王的煞气、刘邦的和气,庐陵王的忧伤、薛刚的帅旗。。。。。。
  
  然而,是什么孕育了这恢宏而厚重的一切?又是什么造就了家乡魅力而现代的今天呢?沧桑岁月、弱水三千,不屈而高瞻远瞩的民族精神。
  
  是啊,房县,围绕县城从南至东的白露、莲花、高枧、长龙、马栏五条小河就像生长在房县的不同种族融汇了常言的房县美丽的“大西河”。她,是房县人的母亲河,更是房县人的骄傲。每每站站在家门口西河南岸上,都会由衷的无限遐想、感慨万千。山美、水美、人更美,这就是我家乡房县的内在。她,殷实而厚重,即便是流浪千万里之外,即便是漂泊在外十年八载,亦不会丝毫淡忘和简爱。
  
  无论我游离何地,只要看到“房县黄酒”,就会立刻热血沸腾,想起可爱的家乡,美丽的西河。因为,“房县黄酒”全国著名,但少有人知道她就是我家乡西河水的文化精髓和人文的升华。就像西河下位处的“房县温泉”称之为“神泉”,又像房县权威性的文学杂志《神泉》里的许多房陵人优秀作品,再现了房陵人的原始内涵、超前意识、旷达而高远的精神境界。
  
  是的,房陵人纯朴而厚道、豁达而热情、多才而多艺、坚韧而奋进、锐意而进取。正是这千年热恋,奔流不息、于世不倦、处事不惊的西河母亲滋养了房州这一方禅道而圣洁的沃土,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房陵人与时俱进,在时代的进程中不息耕耘、奋发图强,才有房陵辉煌的今天,也将在复兴中国大梦的同时实践房陵人自己的梦想。
  
  不信,我告诉你。房陵人不仅在历朝历代的封建帝国时代功绩卓著,而且在推翻封建帝制等三座大山后的新中国,有大批的房陵人用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和实际行动将房县建成了革命的老苏区。尤其是三一年就成立了房县苏维埃政府,四六年在房县中坝成立了房县人民政府,从此,房陵人共赴解放征途,最终赢得了鄂西北的全面胜利和解放,“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在家的时候,每当黄昏降临,每当夜幕拉下,我总爱踏上西河岸。美丽的西河岸上、桥上,车水马龙、人海涌动,霓虹映射,万紫千红。置身其中,仿若仙境、不舍夜归。我最喜欢站在北门河桥头,静静的、静静地听着玄妙的音乐,专注的,专注地欣赏特色景观“音乐喷泉”千变万化、美轮美奂的水幕投影。
  
  那是房陵人的杰作,是民心和艺术的天堂、更是精神天堂。记得有一晚我在音乐喷泉的水幕上看到关于诗祖尹吉甫、诗祖故里是房县的介绍,和红色娘子军里的经典舞蹈,不由得思绪万千,无限感慨。
  
  那晚,久久,不愿回家。度步西河岸。。。。。。

上一篇:随意挥洒,就是姿态 下一篇:奇山异水张家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