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失落的梦

发布时间:2019-03-19 18:54:48
那失落的梦

  那年,她读初二,换了数学老师,不再是她父亲,父亲因为年龄关系,不再跟班上了。新来的数学老师是她父亲的学生。因为成绩的好转。她现在爱上每门课。尤其是数学。她不再是那个不及格的差学生。她在老师的眼里也已经是优秀的了。她的老师也奇怪的对她说,“你不是学不好呀,原来你只是没弄懂呀!”她现在也变得活跃起来。尽管不再像以前那样的自卑。可她还是不愿和任何人交往。她只在她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喜悦着,忧愁着。外界的一切好像和她是两世。她深深地记着数学老师的那一天的话。

  那失落的梦

  那天,大家上课不是那么的积极。数学老师于是停止讲课,又说着他上大学的事。她记得他当时的表情。老师放下手中的书,脸上露着笑。“你们不想做作业,那好办呀,上了大学,你就不用了,连书包都不要,想来上课就来。没事可以睡大觉。”她只是笑笑地听着。不知谁问了句“大学有小说看吗?”“有,什么样的书都有。”接下来,老师又说了上大学的其他好处。她没再听进去。只记住了“大学有书看”。突然,一个想法从她大脑中冒出。她要上大学。可上大学前,她必须要读高中。她心里盘算着今后的事。

  

  一转眼到了初三,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书上。可最终没能上高中。父亲不让,让她报了中技。尽管她考的分数达到了高中的录取分数线。可中技她落榜了。无奈,第二年只好再来读。

  

  这一年,她更加用功了。因为是复读,预选时,历届生要比应届生多一百多分。那个和她从小一起读书的校长的女儿。她父亲早早给她另搞了一个学籍。她就不要这么辛苦了。可是她的父亲没这么做。在来复读前,她就已知道,这一百多分要靠她自己来挣。父亲什么也不能帮她。她只向父亲提了一个条件,就是让她读高中。父亲告诉她,高中的课程很难。她说她不怕,她可以笨鸟先飞。父亲点点头。那时,她是那样的高兴。忘了以后的路还长着、艰着。

  

  在大家一起学习的日子里,她自觉着,不要任何人去监督。同时她也不要别人影响她。当她的室友,吵闹时,她是哭着说出她的梦。大家在她的影响下。再也不嬉闹。还一起探讨着问题。

  

  时间一晃,预选的日子到了。她考了536分,应届生只要四百多点。历届要502.5分。她的父亲告诉她分数时,不是直接的,而是拐弯抹角的。父亲说学校只过了几个学生,当时她正在收碗,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上。她想问,又不敢问。在边上着急的等着。父亲看穿她的心思。最终慢悠悠的说出。她才松了口气。可这只是第一关。还有一关在等着她,那就是中考。

  

  她为了中考,不曾看一次电视,不曾出去玩过一回。只在她的书房里。一天到晚的语、数、外。父亲看到有她爱看的电视。叫母亲去喊她看。她笑笑,就是不肯下楼。中考后,她考了528分。可老天爷并不怜惜她。她听到的消息是,她被县里最差的学校录取了。

  

  那天,她实在不信,她自己跑去拿通知书。看到录取的通知书上写着XX学校。她差点跌倒。她没哭。她看着周围老师同情的目光。她默默地走了。后来她从别处知道了。她的分数比县一中录取分数线还高三分。可名额给别人了。也是她的同学,她外公在教委。可他们骗她说县一中不收历届生。三中因她填的不是第一志愿,也没录取,所以才出现被XX学校录取。回到家里,父亲说他认识一中的校长,和他是同学。于是她还抱着那一线希望。

  

  转眼开学的日子近了。父亲没去找关系。只说在离家近的学校上也是挺好的。而且学费也便宜。她没争辩,默默地随父亲在那个学校报到了。父亲说的是实话,这个学校比一中一学期要少四百多元。而且此时父亲也已退休了。家里环境并不好。她记得父亲没钱时的愁眉不展。她是不该再添负担的。父亲没去找人,她也没怨。父亲是个不愿求人的人。这她早已知道,作为他的女儿,她是清楚的。她不会逼父亲做他不愿做的事。她心里还是感谢这个学校的。她想,要不是这个学校,也许她已经无书可读的。她是怀着感激的心的来报到的。

  

  往后的情景还是令她大吃一惊,她的语文老师是刚毕业的。数学老师是上课不带书的,常被学生赶下讲台。任凭别的学生闹,下次来时讲几句就走了。英语老师,告诉她,她最不好的功课就是英语了。她那时是莫名其妙,英语不好,咋还教英语呢?化学老老师虽说是个本科,可也是肚中有货倒不出呀。她没放弃。她想她可以自学。何况她答应父亲一定要读完高中。她一定要做到。她把她在小说里看到的一句话作为她奋斗的动力-----开弓没有回头箭。

  

  辛苦的三年,也很快就过去了。高考迫在眉急。她在校年年是优秀学生。会考九门功课,除了化学,是门门优。她为这还耿耿于怀。化学是她最喜欢的了。她不该掉以轻心。但她还是没能改变她的命运。在高考的前一个月。她家里发生了惊天的事。她无心再学了。只想早点毕业。为家里减轻负担。

  

  高考后,她被一个不怎样的学校录取了。在校报到后,她独自一人来到江边放声的痛哭一场。从此后她再也不愿别人提她毕业的学校。


上一篇:相遇秋思浅 ,落花静流年 下一篇:记得送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