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红叶正当时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5:47
何日红叶正当时


    路还是那条路,车还是那趟车,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去香山了,此时秋意正浓,清晨已经很凉了。


  已经预计到这个季节或者说这个周末去香山的游人会比较多,可当在地铁上看到装备精良的几

  只并不是很大的登山队伍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一些惴惴不安,毕竟北京四面八方甚至全国各地为红叶慕名而来的人同一时间的聚集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壮观场面,现在还不得而知。

  北京的路就像北京的人,简约而不简单。公交地铁四通八达,犹如功力极高的画师在这片地儿上纵横交错的数笔下去,车流人流便灵动起来,繁杂的情形下从容的细密交织实属不易。

  感觉就在眼前,可是真正当你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才会知道那段路有多远,记得多年前第一次亲眼远远地看见大山的时候还以为是厚重的大片的乌云在浓雾背后若隐若现呢,好在今天天气不错,上午八点半到达香山时,天空一片净蓝,没有一丝云彩。山的高处,已经能够看见一片一片的红叶区了。

  从公园北门进入碧云寺,刚踏入寺门就听到清澈的钟声,不是浑厚深沉的那一种,也许是游客敲钟的力度比较小的缘故吧。有一位管理员大声喊着:“请游客来这儿敲钟为亲人朋友祈福啦!”看她卖力的喊着,有游客就问道:“怎么不用喇叭喊?”“喇叭都叫我喊破了。”听到那位女管理员的回答,大家都笑了起来。

  进碧云寺游览的人不是很多,走马观花式的浏览了一番佛家的厅堂器物之后原路返回,出碧云寺门右拐就进入了香山公园主园区。

  刚走几步,就看见前面有些人停下来,原来在路边有一棵几乎所有的叶子都红遍了的树,在周围其他颜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漂亮,本来是真实的叶子,怎么就红的有一些虚幻了,甚至不能让人相信meiwen.com.cn那真是季节这个魔术师的杰作。在赞叹声中,人们争先恐后的拍照留影。

  再往前走是一座精致的小石拱桥,小桥把一湾清凉的池水分开,左右两湾池水都成圆形,那情景真的很像是一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怪不得叫“眼镜湖”呢。在右面池水的对岸有一个和山脚相连的石洞,泉水从石洞上的岩石上流下来,此景名曰“水帘洞”。

  走过眼镜湖不远,我们便来到了山脚下,山脚下的树都比较高大,以一些松树,枫树,银杏树为主,银杏树的叶子全部是橙黄色,枫树的叶子大部分也是黄颜色,不过和银杏树叶的颜色比起来更接近金黄色,一些枫树树枝的顶部有几片叶子呈现出红色,好像伸出五个手指形状的叶子在向来到山脚下的人们挥手:来吧!我们登山啦!

  没有选择有2300级石阶的主路开始攀登,毕竟爬山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人肩接踵感觉会感觉不爽,从僻静一些的小路一直往上,角度觉得才会不同,看到的风景也许会更美吧,带着这种心情我们出发……

  沿着窄窄的小路,那种小路是很自然的人踏出来的那一种,左右都是一些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三三两两的也长着一些低矮的松树,地势很陡,那种陡峭让人容不得停下来,累了只能抓住一棵树干喘口气,此时不像在山脚下可以望见左右或者远处的山峰,灌木挡住了人的视线,身边已经偶尔的有几棵叶子半红半黄的灌木。停下的间歇,人们都找一处稍微能站住脚的地方,调整相机的焦距,角度,在心怡的某一棵或者几棵红树旁留下自己的身影。

  有一对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会儿落在我们后面,一会儿又追上我们反超过去,有一些气喘吁吁的说笑着,小伙子不时拉着女孩儿的手努力的往上爬着。好像心照不宣的在进行一场比赛,我们的速度也快了许多。慢慢觉得气都不够喘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小块儿平一点儿的地方,歇一歇。山下往上爬的人已经很多了,在山谷之间,人声就好像潮水的声音,可是如果你不仔细的听去,又好像很安静,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越往高处爬,叶子呈红色的灌木就越是多了起来,而且红的颜色更加的深。刚在离山的远处看到成片的红叶区此时在近处看,其实也有很多黄色或者绿色的灌木在里面,似乎距离越远给人的感觉更要美丽一些,可人又总是这样好奇非要靠近了看个究竟,又有几个能保持住那种距离,欣赏那种美呢。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重阳阁,此时的顶峰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标志着海拔高度的那块石头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本来想拍张登顶的照片也就少了心情。

  站在山顶向周围眺望,东面整个北京城区尽收眼底,天气格外晴朗,北京的地标建筑都看的很清晰。西北南三面群山环绕,层峦起伏,虽然不是漫山的红叶,但一片片的红叶区点缀在青山之间,感觉那种美很大气,心中的惆怅与不快在这宽广之间转眼便烟消云散,就像是随了那一声舒畅的吼声:哎——嗨——嗨————-在山谷中越飘越远……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我没这感觉,相反一路脚抵着有一些松软的夹杂着石块的路小心的往下走,鞋顶的脚尖儿都有一些疼了。有些年轻人从身后跑着下来甚至还有些怕他们刹不住车撞上自己,不时小心的回过头瞅瞅。一群学生走在前面,女生们合唱着歌曲,歌声不是很齐,歌声里带着欢笑,歌声随着高低的脚步有一些忐忑,歌声在这个秋天午后的香山飘荡。

  看样子应该是一条流过泉水的小溪,后来干涸了,我们一行沿着被溪水冲刷过的小山沟一直往下,我本来以为香山山势起伏比较平缓,可没想到在这山沟的两侧居然有几处巨石耸立的峭壁,枫树和松树也随着峭壁的气势高而挺拔。此时虽然只是下午三点多,可是由于阳光被身后的大山遮挡,所以阳光并不是很强,投射过来的阳光照亮了树和峭壁的高处,却不能在地上留下影子。此时的人们正行走在大山的影子里。

  抬头往北边望去,整座大山被阳光分出了很明显的界限,上半部分被阳光照亮着,蜿蜒着通往山顶的石阶上人头攒动,看的很清楚,却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人群蠕动着,远远望过去才知道自己曾经也那样爬过陡峭的山崖。不禁心里生出几许感慨来。“信步上鸟道,不知身忽高”啊。

  下山的人们从山的各个方向在山脚逐渐的汇合,队伍越来越大。虽然已经是下午将近三点半了,可迎面而来的依然还有很多往上走的游人,其中还有几个头发都已经花白的老人,也还是兴致勃勃的样子,在他们人生步入秋天的时候还在追随着心中的那  路还是那条路,车还是那趟车,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去香山了,此时秋意正浓,清晨已经很凉了。

  已经预计到这个季节或者说这个周末去香山的游人会比较多,可当在地铁上看到装备精良的几

  只并不是很大的登山队伍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一些惴惴不安,毕竟北京四面八方甚至全国各地为红叶慕名而来的人同一时间的聚集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壮观场面,现在还不得而知。

  北京的路就像北京的人,简约而不简单。公交地铁四通八达,犹如功力极高的画师在这片地儿上纵横交错的数笔下去,车流人流便灵动起来,繁杂的情形下从容的细密交织实属不易。

  感觉就在眼前,可是真正当你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才会知道那段路有多远,记得多年前第一次亲眼远远地看见大山的时候还以为是厚重的大片的乌云在浓雾背后若隐若现呢,好在今天天气不错,上午八点半到达香山时,天空一片净蓝,没有一丝云彩。山的高处,已经能够看见一片一片的红叶区了。

  从公园北门进入碧云寺,刚踏入寺门就听到清澈的钟声,不是浑厚深沉的那一种,也许是游客敲钟的力度比较小的缘故吧。有一位管理员大声喊着:“请游客来这儿敲钟为亲人朋友祈福啦!”看她卖力的喊着,有游客就问道:“怎么不用喇叭喊?”“喇叭都叫我喊破了。”听到那位女管理员的回答,大家都笑了起来。

  进碧云寺游览的人不是很多,走马观花式的浏览了一番佛家的厅堂器物之后原路返回,出碧云寺门右拐就进入了香山公园主园区。

  刚走几步,就看见前面有些人停下来,原来在路边有一棵几乎所有的叶子都红遍了的树,在周围其他颜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漂亮,本来是真实的叶子,怎么就红的有一些虚幻了,甚至不能让人相信那真是季节这个魔术师的杰作。在赞叹声中,人们争先恐后的拍照留影。

  再往前走是一座精致的小石拱桥,小桥把一湾清凉的池水分开,左右两湾池水都成圆形,那情景真的很像是一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怪不得叫“眼镜湖”呢。在右面池水的对岸有一个和山脚相连的石洞,泉水从石洞上的岩石上流下来,此景名曰“水帘洞”。

  走过眼镜湖不远,我们便来到了山脚下,山脚下的树都比较高大,以一些松树,枫树,银杏树为主,银杏树的叶子全部是橙黄色,枫树的叶子大部分也是黄颜色,不过和银杏树叶的颜色比起来更接近金黄色,一些枫树树枝的顶部有几片叶子呈现出红色,好像伸出五个手指形状的叶子在向来到山脚下的人们挥手:来吧!我们登山啦!

  没有选择有2300级石阶的主路开始攀登,毕竟爬山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人肩接踵感觉会感觉不爽,从僻静一些的小路一直往上,角度觉得才会不同,看到的风景也许会更美吧,带着这种心情我们出发……

  沿着窄窄的小路,那种小路是很自然的人踏出来的那一种,左右都是一些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三三两两的也长着一些低矮的松树,地势很陡,那种陡峭让人容不得停下来,累了只能抓住一棵树干喘口气,此时不像在山脚下可以望见左右或者远处的山峰,灌木挡住了人的视线,身边已经偶尔的有几棵叶子半红半黄的灌木。停下的间歇,人们都找一处稍微能站住脚的地方,调整相机的焦距,角度,在心怡的某一棵或者几棵红树旁留下自己的身影。

  有一对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会儿落在我们后面,一会儿又追上我们反超过去,有一些气喘吁吁的说笑着,小伙子不时拉着女孩儿的手努力的往上爬着。好像心照不宣的在进行一场比赛,我们的速度也快了许多。慢慢觉得气都不够喘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小块儿平一点儿的地方,歇一歇。山下往上爬的人已经很多了,在山谷之间,人声就好像潮水的声音,可是如果你不仔细的听去,又好像很安静,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越往高处爬,叶子呈红色的灌木就越是多了起来,而且红的颜色更加的深。刚在离山的远处看到成片的红叶区此时在近处看,其实也有很多黄色或者绿色的灌木在里面,似乎距离越远给人的感觉更要美丽一些,可人又总是这样好奇非要靠近了看个究竟,又有几个能保持住那种距离,欣赏那种美呢。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重阳阁,此时的顶峰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标志着海拔高度的那块石头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本来想拍张登顶的照片也就少了心情。

  站在山顶向周围眺望,东面整个北京城区尽收眼底,天气格外晴朗,北京的地标建筑都看的很清晰。西北南三面群山环绕,层峦起伏,虽然不是漫山的红叶,但一片片的红叶区点缀在青山之间,感觉那种美很大气,心中的惆怅与不快在这宽广之间转眼便烟消云散,就像是随了那一声舒畅的吼声:哎——嗨——嗨————-在山谷中越飘越远……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我没这感觉,相反一路脚抵着有一些松软的夹杂着石块的路小心的往下走,鞋顶的脚尖儿都有一些疼了。有些年轻人从身后跑着下来甚至还有些怕他们刹不住车撞上自己,不时小心的回过头瞅瞅。一群学生走在前面,女生们合唱着歌曲,歌声不是很齐,歌声里带着欢笑,歌声随着高低的脚步有一些忐忑,歌声在这个秋天午后的香山飘荡。

  看样子应该是一条流过泉水的小溪,后来干涸了,我们一行沿着被溪水冲刷过的小山沟一直往下,我本来以为香山山势起伏比较平缓,可没想到在这山沟的两侧居然有几处巨石耸立的峭壁,枫树和松树也随着峭壁的气势高而挺拔。此时虽然只是下午三点多,可是由于阳光被身后的大山遮挡,所以阳光并不是很强,投射过来的阳光照亮了树和峭壁的高处,却不能在地上留下影子。此时的人们正行走在大山的影子里。

  抬头往北边望去,整座大山被阳光分出了很明显的界限,上半部分被阳光照亮着,蜿蜒着通往山顶的石阶上人头攒动,看的很清楚,却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人群蠕动着,远远望过去才知道自己曾经也那样爬过陡峭的山崖。不禁心里生出几许感慨来。“信步上鸟道,不知身忽高”啊。

  下山的人们从山的各个方向在山脚逐渐的汇合,队伍越来越大。虽然已经是下午将近三点半了,可迎面而来的依然还有很多往上走的游人,其中还有几个头发都已经花白的老人,也还是兴致勃勃的样子,在他们人生步入秋天的时候还在追随着心中的那  一片红叶,那令人敬佩的脚步我想会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勇往直前的。

  本想留一片红叶做为纪念,可随风飘落下来的总觉得不很完美,拾起又放下。

  本想留一片叶子作为纪念,可又不忍心采撷那一片恋恋不舍还留在枝头的红。

  何日红叶正当时啊——,有飘落,有不舍,有离别,有眷恋。只要用心去体会,其实哪一天都是枫叶正红的好风景。

上一篇:美丽的愿望 下一篇: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