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一朵琼花,过一片沧海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5:33
拈一朵琼花,过一片沧海


        琼花赋,聚八仙,韩湘子,空樽造酒,聚土花开来。

  
  五月琼花怜芍药,六月重开有异香,七月无处话凄凉,八月荣枯莫问霜。
  
  ----题记
  
  琼花淡雅着风姿,风韵了多少墨客的正直诸品,淡寡薄性,亦然风韵着我酹酒叶为杯的欲怀。总是喜欢,在夜里将花心,花语,花怜浪漫成一隅独袂的仙花色彩,自我陶醉,酹叶为杯,空樽造酒,一怡堂前。
  
  夜里赏花是景,惜花是情,我只是在夜里借景抒情,把想你,想进一朵琼花,瑶成花语,与我一同持梦,梦住云母溪,幸遇何仙姑教食云粉,可置爱情不逝。
  
  夜里何人聚八仙,寻其仙缘。我在无数个夜里殇情修炼,把红尘修炼成凡尘,是否也该引入仙班,与八仙一同过海。就算是游,也要游过那片沧海,了了尘缘。
  
  叶修身落土成泥,花修身独谓花冢,人修身焉能成仙,一花一叶一菩提,人何又念本无他。一朵琼花,雅成一种闲亭上望的欲怀,而望的,无处著华。亦如八仙过海,纵葩着我们追求奇卉浪漫的传奇,而过海后安知还有另一片海,传奇没有说完,我也是否不该过问,在海的另一面,再续八仙。
  
  拈一朵琼花,过一片沧海,瑶姿琪艳的洁白,步进欲暖的生烟。
  
  拈一朵琼花,梦,瞬回曲水的空间,在一场此情依旧的花事里遇见。你朱颜未改,我尘霜满面。你相逢若一笑,谓君一依梦;我暗弹相思泪,相思渺无涯。
  
  琼花五月怜芍药,六月还会重开。我不只是喜欢花开为怀,更欣赏六月重生的异香,迷迷荡荡,在这若烟若雨的时节开出一种不谢的希望。
  
  琼花七月淡罢逍遥时节,八月终会枯谢含霜。原来重生,只是对花开曾今的一段留恋,以一种异香奇卉的方式留画一簇流年,一段过往;留画沉水香逑的剪影,坐想红楼的淡妆。
  
  弄玉轻盈扬州慢,慢慢,慢慢与你相偎,慢进琼花琼瑶,琼一场烟雨蒙蒙,琼一座烟锁重楼,瑶成亭上望,瑶成八仙锁。
  
  凤去了,楼空;人去了,空楼。江水还在自流,烟雨依旧忠诚的锁着无人的重楼。
  
  梦好难留,梦语难修。哽哽,哽了我的话;影影,影去你的手。你不要走,路面还有霜,我陪你走,长着我的梦。
  
  彼年豆蔻,谁的华裳,履在我的肩膀;今年浅夏,谁的幸福祝在我的希望。是你走得太早,才让我错得如此冰凉,我看着时间殆成无法挽留的光,无可奈何的在卑微发霉的高傲里消耗,让我陷入花落寻常的痛痒,枯谢得如此疯狂。
  
  眼睛下着雨,如同窗外缠绵的潇湘,试着将自己的眼泪柔在缘浅,画进屏云,落在天涯,无悔的溅成寂寞,绽成一朵余寒系情的琼花。
  
  花若铃,叮音,系风飘来潇湘细雨,吟进我的空房,湿了寒玉床,把我湿成依雨阑娇的女子,千结心思,浅眉欲语,衣带系风飘。
  
  光阴那么短,遗憾那么长,思念依旧静,琼花还在香。爱情,暧昧成一种慢性的砒霜,心甘情愿被毒成不同的味道,从心里毒到牵肠,还能活的如此有模有样。原来,爱情只是一种没有剧毒的毒药,一半是甜味,一半是忧伤。
  
  琼花依旧浮动暗香,搁浅着蔓妙,在一场与谁遇见里美好,在一座为谁倾城的瑶池边含情,等着我将她拈取,陪我同聚八仙,过那情归落涯的沧海。
  
  夕风的琼花,天涯的芳草,如诗,若寒在五月栖迟的岸边,面朝大海,痴视着对岸春暖花开,花开在芙蓉水上,未了夕风吹冷的凤凰山。
  
  回乐海寒,茫茫有感,沧海迟暮,几时烟已晚。
  
  拈一朵琼花,踩一朵云霞,渡一片沧海,渡一场盛世烟花。
  
  拈一朵琼花,瑶一壶香茶,赋一缕仙风,赋一阕烟雨履下。

上一篇:师者,何止传道授业解惑也 下一篇:火火的包子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