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那迟到的光年

发布时间:2019-03-19 18:53:33
原谅我,那迟到的光年        (一)
  
  也许很多人会想,那些很多年没有联系的朋友,再联系时的第一句话是什么。这个问题宋禾也想了很久,但原来,只需要一句简单的‘你好’,就像当初谁也不认识谁的时候:让我们重新认识。
  
  宋禾从来没有想过,会和易阳重新有联系。那天收到他的信息,宋禾很惊讶。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两个简单的字:
  
  “你好。”
  
  看了很久,宋禾还是关闭了信息窗口。她想,这么多年了,不需要再纠结下去吧,就当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条信息吧。可是宋禾还是骗不了自己,她做不到看不见。犹豫了很久,终于敲下了字:
  
  “恩,你好。”
  
  “现在过得好吗?”
  
  “恩,还好。”
  
  “……”
  
  沉默了许久,易阳又发来一条信息:
  
  “都好几年没说过话,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恩,也是。”是的,他和她,已经足足四年没有说过话了。
  
  (二)
  
  认识易阳的时候,是初中,那时候的他和她,都是青涩的少男少女。记得那时候大家为了中考的体育,会结伴在周末一起到江边跑步。而那一次,宋禾刚刚好遇见了易阳,还有和他一起跑步的朋友。之后,他和她便开始约好一起跑步。
  
  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便渐渐熟悉起来,自然话也多了。宋禾觉得易阳是一个很活泼的人,起码比她活泼。宋禾一直觉得,易阳一定是她上辈子的哥哥,因为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好到让她觉得,易阳真的是她的哥哥。
  
  那时候,易阳会拉着她穿过大街小巷,买好吃的东西给她;会在下雨天的时候拿出伞撑着她回家,走的时候左边湿了一大半;会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带她去操场一圈一圈地跑着,之后笑着看着倒在地上泪和汗交加的她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会偶然在她的桌子上放下一本书,并大大咧咧地说:女孩子就该看多点书……
  
  那时候宋禾不止一次地叫着他哥哥,而易阳总是很惊讶地说着:
  
  “不要这样叫。”
  
  “你好像我的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
  
  很多时候,易阳总是被宋禾弄得无言以对,一幅投降的样子看着她。而宋禾总认为,他是不好意思认她这个妹妹。
  
  宋禾原本以为,她和他,会一直这样开开心心下去,但是现实并没有实现她这个微小的愿望。还记得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但是街道上依旧有很多人,而且还热闹,因为那天是平安夜。
  
  那晚易阳和宋禾说:
  
  “出来吧,我有东西要给你。”
  
  “好啊。”
  
  那时候为了中考,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了。
  
  还记得,那晚的易阳和平常有点不同,但是哪里不同,宋禾也说不清楚。宋禾接过他给的礼物,很高兴,不是因为平安夜,而是因为他对她的好,就像哥哥对妹妹一样。而之后宋禾才明白,他对她的好,不是因为哥哥对妹妹的好,而是因为他喜欢着她。
  
  那晚宋禾一边吃着他送的巧克力,一边看着他写给她的信。看到最后,宋禾已经尝不出嘴里的巧克力是甜蜜还是苦涩了,因为易阳说着他喜欢着她,而且已经喜欢了很久了。
  
  宋禾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懵了。那晚她失眠了,不断地拿起画笔不断地画着画,因为她总有个习惯,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画画。等到她放下画笔,才发现自己画了一幅几米《星空》里面的一幅画:那两个出走的男孩和女孩站在一片美丽的地方前。之后宋禾便把它送给了他,为什么要送,宋禾也说不清楚,也许是不好拒绝,因为她对他,从来都只有哥哥的感情。但这无疑是一个最错误的做法,因为这一举动,就如一块石头一样,把他们之间的友谊彻底打碎了。
  
  “你喜欢过我吗?”
  
  “没有。”
  
  “……”
  
  “……”
  
  “对不起……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你已经伤害了。”
  
  “……”
  
  “我知道苏轩里一直喜欢你,也许他比我更适合你。”
  
  “什么!”苏轩里是他的好朋友,而宋禾也一直不知道他也喜欢着自己。
  
  “所以去找他吧,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朋友也没有得做了吗?”
  
  “没有了……”
  
  “……”
  
  就从那一刻开始,他和她,就真的再没有联系了。宋禾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珍贵的友谊说不要就可以不要了,而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一个人。
  
  后来,听着朋友说起,易阳有了女朋友。那一刻宋禾心里的滋味更不是滋味。曾经她是多么内疚,因为是她处理得不好而伤害了他,甚至失去了这样一个朋友。可现在看来是那么好笑,也许在易阳心里面,她只是他喜欢的一个人,而并不是一个朋友。也就那样,宋禾再也不想听到有关他的消息了,尽管她曾经是那么珍惜他。
  
  (三)
  
  再见易阳的时候,正是夏末。都说时间是神奇的药水,既可绿芭蕉,亦可红樱桃。站在宋禾面前的易阳,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取而代之的,是器宇轩昂。
  
  “你变了许多。”
  
  “你也变了许多。”
  
  “是吗?”宋禾笑笑问道。
  
  “是。”
  
  宋禾和易阳的再次见面,仿佛约好似的,谁也没有提起当年的懵懂之事。也许觉得,年少有太多不懂了,不能说是过错,只是那时太年轻,还学不会珍惜和理解。
  
  之后,宋禾和易阳又开始联系了,各自说起自己的大学生活,分享着彼此的生活之事。后来,易阳提出了要带宋禾去他的学校玩,因为他读的是民航,可以带她去看看真正的飞机。
  
  宋禾答应了,因为她真的想看看飞机是怎样的样子,也想看看,他生活的学校是怎样的。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宋禾下了车,来到他的学校。易阳一早在那里等着她,宋禾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汗流满脸。
  
  “等了很久了吗?”
  
  “不是,刚到。”
  
  宋禾笑笑地递给他纸巾。
  
  那天宋禾很开心,就像四年前一样,跟着他,到处去玩。有那么一瞬间,宋禾觉得,易阳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而他们之间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易阳依旧是那个她喜欢的哥哥。
  
  后来,宋禾越来越经常去他的学校找他玩,渐渐也和易阳的朋友熟悉了。每当宋禾去找他的时候,那帮朋友就会打趣地说:
  
  “易阳小子,你家妹妹来了。”因为每当别人问起宋禾是他的谁,他总会说:我妹妹。而宋禾对此亦不解释什么,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认为宋禾是易阳的妹妹了。
  
  很多时候宋禾想,这样也不错的,至少现在她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着他对她的好。但直到有一天,宋禾不再这样想了。
  
  那天,易阳牵着一位女生走到她的面前,说着:
  
  “宋禾,这是我的女朋友。”
  
  那是易阳第一次这么连名带姓地叫着她,以往他都是叫她的小名小禾。
  
  宋禾忘记了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了,只记得那位女生叫小景,她甜甜地对着她说:
  
  “你就是易阳的妹妹宋禾了吧?果然很可爱。”
  
  (四)
  
  自从易阳交了女朋友后,宋禾就很少去他的学校找他了。有一次易阳打来电话问着,还说他那帮兄弟可想她这个宋妹妹了。
  
  宋禾尴尬地笑笑,说着学校需要搞活动,比较忙,推说着说迟些就会去了。易阳又关心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宋禾对着电话那头送来的忙音,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失落。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易阳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找过她,而她,也没有去找他。很多次,宋禾拿起电话,很想拔下那个烂在心里的号码,但是始终没有一次成功,因为她总是想到他身边那个叫小景的女生。那段时间,他和她又仿佛回到了那段彼此消失的四年里,没有联系过。
  
  后来,宋禾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易阳乐队里的队友,叫瓶子。瓶子第一句话就说:
  
  “宋妹妹,找你可把我们都找苦了!你知道易阳那小子有多着急吗?”
  
  原来宋禾之前换了部手机,而那部手机只可以插一个电话卡,所以她把学校的号码插上了,而忘记告诉易阳了,因为那段时间宋禾的确很低落。宋禾突然就笑了,因为听见易阳这么着急自己。
  
  “不说那么多,这个周末过来吧,我们的乐队要比赛了,这段时间我们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去练习的,你来易阳那小子肯定会高兴坏的!”
  
  “恩,我会来的。”
  
  “那就好,如果不是因为要练习,易阳一早就把你翻出来了。”
  
  宋禾笑笑,挂了电话。心里乐滋滋的。
  
  那天宋禾因为一些事情,还是迟到了。宋禾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他们的乐队上去了。宋禾找了个位置,看着即将登场的他们,重要的是他,那个又一次很久没见的人,心里突然很激动。
  
  他们的乐队叫Closer,是取自Travis乐队的一首歌名,他们都非常爱这个苏格兰摇滚乐队。宋禾在下面看着他们,易阳在乐队里面是吉他手,她看着他似乎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心里突然有点甜甜的。
  
  一首歌完毕,全场都High翻了,无需置疑,他们的乐队征服了所有人。宋禾想起,周末无聊的时候会过去看着易阳他们的乐队练歌,那时候宋禾就说着:你们的乐队太棒了!如果你们参加比赛不拿第一名,那真是评委瞎了眼!
  
  果然,他们拿了冠军。那一刻宋禾真的高兴坏了,她走到前台,碰到了瓶子,还有另一名队友大吉,他们激动地抱了抱她。瓶子正想告诉易阳她来的时候,被宋禾阻止了,因为她想给他一个惊喜,而瓶子也意会到了点点头。
  
  正当宋禾走前去,有一个身影比她还快冲了上去。宋禾看着那个身影抱着易阳,之后吻着他,之后她就这样看着他们在她眼前相拥着热吻着。这时候人群起哄着,而宋禾却感到心里被灌了硫酸,血肉被腐蚀着,难受得不能说话。
  
  突然,易阳看见了她,慌忙地推开了小景。宋禾看着他,心里突然感到很委屈,她红着眼睛急忙地转身逃跑了。那一刻,宋禾是从来没有过的委屈,她觉得,她是那只被人笑话的猴子,因为由始到终,她都不是他的谁,有的,只是妹妹。
  
  易阳看着宋禾就这样从眼前消失了,他急忙想去追上她,可是小景却拉着他死死不放手,眼里面也全是痛恨。易阳低低吼叫了一声:
  
  “放手!”
  
  小景依旧不放,还加重了力度。这时易阳不顾她的反对大力地推开了她,小景被推倒在地上,手也被划破了皮。
  
  小景像一只受伤了孔雀一样被众人看着,心里满是委屈和火气,站起抬手就狠狠地给了易阳一巴:
  
  “我就知道,她不是你妹妹这样简单!”
  
  (五)
  
  宋禾跑开的时候,瓶子追了出来,在公园旁边,瓶子终于追上了宋禾,搂着她:“哭吧,哭出来会舒服点。”
  
  宋禾不知道哭了多久,不知道说了多少关于易阳的话,而瓶子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偶然也会插上几句话,待宋禾安静下来了,
  
  “承认吧,小禾,你喜欢易阳。”
  
  宋禾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名愣了,可是想想,也只有这个解释才可以说明白为什么她会这样痛苦。可她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她不知道。
  
  “真的吗?”宋禾迷茫地看着瓶子。
  
  而瓶子只是看着她,不出声,突然,他吻了她,毫无征兆地吻了宋禾。还没有等宋禾反应过来,早已经有人拉开了瓶子。
  
  易阳拉开瓶子的那一刻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打了瓶子,瓶子嘴角被打出了血,摔在了地上。而易阳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打了几拳,嘴里还骂着“混蛋”!
  
  宋禾被突来的一幕混乱了,今晚她真的受够了,大叫了一声。
  
  易阳听到叫声停下了,恢复了理智。走过去抱着宋禾,而宋禾却不愿意被他抱着,随后易阳想带她走,可是她真的很混乱,她只想一个人静静。
  
  “你难道想跟他走吗?”
  
  宋禾愣愣地看着易阳。
  
  “不是现在就马上跟我走!”
  
  “易阳!你个混蛋!你算什么东西!你明明爱小禾,却偏偏这么折磨她!”突然,瓶子大吼着,那语气似乎要灭了易阳。
  
  易阳听见了也是愣了下,可是他不理会他,只是走过去把宋禾带走。宋禾被他牵着,一直牵着走着,现在的她,仿佛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首,她感觉她的脑快要炸开了。
  
  宋禾又开始哭了,她看着眼前的他,很想问一句,那是真的吗?他真的爱她吗?
  
  “对不起。”
  
  突然,易阳转身抱着她,仿佛要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抱着她。
  
  “为什么要再出现我的生命里?”
  
  “……”
  
  “为什么要来找我?”
  
  “……”
  
  “为什么要告诉我?”
  
  “……”
  
  “易阳,我们不要再见了”
  
  “……”
  
  “永远不要再见。”
  
  “……”
  
  (六)
  
  宋禾醒来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地睡一个下午觉了。突然,手机“嗡嗡”作响,宋禾接了电话。
  
  “小禾,我是大吉。”
  
  “恩。”
  
  “他回来了,易阳回来了。”
  
  “……”
  
  “他在找你。”
  
  “……”
  
  沉默了许久,大吉似乎是鼓起所有勇气说的:
  
  “需要我把你的号码给他吗?”
  
  “不需要了。”过了许久,宋禾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
  
  易阳,这个名字,已经有多久没有被提起了?自从那晚和易阳闹翻后,他们就很少再联系了。最后一次见他,是两年前。那晚易阳站在她的宿舍楼下等着她,告诉她:我要出国实习了,你好好照顾自己。而原来,时间晃得这么快,他一走,就晃走了两年时间。
  
  挂了电话后,宋禾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记忆不争气地涌入她的脑海里面,眼泪就滚滚落下了。
  
  突然,门被敲响了。宋禾擦擦眼泪,喊了声:来了。
  
  “你好。”
  
  打开门,熟悉的声音又一次进入宋禾的耳里。宋禾看着门口的易阳,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真的不打算让我找到你了吗?”
  
  “……”
  
  突然,易阳把宋禾拥入怀抱,一如那晚,那么用力。
  
  “对不起。”
  
  “……”
  
  “我知道是我懦弱。”
  
  “……”
  
  “我知道我让你难受了。”
  
  “……”
  
  “我再也不要让你离开我了。”
  
  “……”
  
  宋禾静静地在他的怀抱里听着,呆呆地听着。
  
  “不是说好不要再见了吗?”
  
  “可我没有答应。”
  
  “……”
  
  “原谅我,迟到了这么多年。”
  
  那一刻,宋禾的眼角落泪了。

上一篇:青春包裹的豆沙咸蛋黄 下一篇:惜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