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新的旅程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7:11
新的开始,新的旅程
       十六年随波逐流,一路上熙熙攘攘,我却只是跟在队伍的最后,做一个句号,带着别人不懂的哀伤。
  
  (一)
  
  日出日落过了一天,草绿草黄过了一年,生活就像一辆公交车,有条不紊的经过每一个车站。
  
  只是我不在车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变成了一种负担,压抑的我想逃跑。可这种想法终究是不能见光的,因为我不能给原来心脏就很脆弱的老爸再增加负担,只能深深埋藏在我的心里,还有我的梦想。
  
  阿沁说,学校只是一座工厂,把我们加工成他们想要的模样,消磨我们原有的棱角。这句话本来是很有意味的,只是阿沁总会在最后加一句,所以还是玩魔兽比较好。才是这句话变得值得商榷。
  
  而他的成绩,就像他最爱玩的游戏一样:冰封王座,倒数第一;我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不离不弃,难兄难弟。
  
  在成绩之上的高中,分数才是真理,于是,我和阿沁就无可争辩地加入了坏孩子的军团。
  
  虽然我知道,我们并不是坏孩子。
  
  (二)
  
  阿沁问我上课无不无聊。
  
  我告诉他不无聊。
  
  他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你适合当和尚。
  
  我很不服,你不也是什么都听不懂,干坐着吗!
  
  阿沁更加正经地说,我那是在旅行,一场思想的旅行!
  
  我问他他家住在哪里。
  
  问这个干什么?
  
  我要送你一件礼物。
  
  什么,他有些兴奋。
  
  精神病院挂号单一张!
  
  (三)
  
  日子就这样过着,像流水一样毫不停歇。只是思想的旅行终于变成了实践。
  
  还记得我和阿沁的第一次逃学,我们玩命般地骑着自行车,飞驰在苏州的大街小巷。风也被我们甩在了身后。速度第一,安全第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我们心中的郁闷。
  
  画面无限的延长,我们就这样追逐着夕阳的余辉,消失在了远方。
  
  最后我们一直骑到了太湖岸边。波浪翻滚,溅起了晶莹的水花,分不清是眼泪,还是希望。
  
  黑夜,我们歇斯底里的呐喊:
  
  总有一天,我会战胜天王SKY!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90后最有名的作家!
  
  总有一天,年少的张狂!
  
  梦想正因为它的遥远,才有追逐的必要!
  
  我和阿沁就这样成了最好的朋友。生活就像是咖啡里加糖,终于有了甜的味道。在别人眼里,坏孩子交朋友是理所当然,其实原因只是因为:
  
  大学完不成我们的梦想!
  
  (四)
  
  晚自习,阿沁又没有来。他此时一定正窝在某个乌烟瘴气的网吧,聚精会神地玩着魔兽,为战胜天王SKY做准备。阿沁其实是很聪明的,成绩不好,只是因为他的心不在学习上罢了。
  
  夜,深蓝的夜空静谧的散发出诱人的神秘。突然,美丽的花火在空中绽放,打破了这份宁静,灿烂了整个星辰。教室的玻璃窗上也被映照的五彩斑斓,好美!我的梦想也总会绽放,一定会比这烟花更加绚烂!
  
  回过头,刚沸腾的鲜血又结起了冰棱,心中涟漪起淡淡的哀伤:同学们还是低着头,认真做着作业,
  
  毫无反应。
  
  我或许真的不适合学习,因为这种天份我学不来。
  
  我和他们就像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在他们眼里,我和阿沁都是可悲的,可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可悲其实才是最大的可悲!
  
  (五)
  
  台风来袭,我的九月就在这一片寒颤之中被翻过了。
  
  国庆只放了三天就又开始上课了。我还是那个我,只是阿沁走了。
  
  阿沁去了上海。
  
  带着梦想,魔兽大赛。
  
  还记得他走的那天,我们在KTV里疯狂的唱歌,喊得喉咙也嘶哑了。地上横七竖八全是空了的啤酒瓶:麻醉自己已经麻木的神经。我还记得那天我唱的最后一首歌:
  
  我和我最后的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我和我骄傲的倔强我在风中大声的唱,这一次为自己疯狂,就这一次我和我的倔强!
  
  阿沁坐的是特快列车,他说他想早一点到上海。
  
  追逐梦想,的确坐特快列车比较快,只是没有从苏州到上海的飞机,有些遗憾。
  
  可我还是那辆自行车,每天从家到学校。
  
  阿沁就这么走了,不带走一丝云彩。
  
  (六)
  
  日子还是一样过,就像每天一日三餐,乏味又必不可少。
  
  期中考试,众望所归,我终于登上了阿沁的冰封王座。同学老师,到处鄙视的目光。我只是倔强的翘起嘴角,毫不理睬别人的眼光。因为,坏孩子没有悲伤!
  
  入秋,天黑的越来越早。
  
  我喜欢黑夜,没有人能看见,我的悲伤,在眼角闪烁的晶莹的泪光;躲开鄙夷的目光,脱下坏孩子的伪装,忘记孤独的心伤。
  
  我不要嘲笑,我要大家为我尖叫。但生活确实只是一辆公交车,不会因为我的眼泪,而改变原来行驶的方向。
  
  我开始想阿沁了。
  
  也不知道他在上海过的好不好。
  
  自从阿沁走后,我就再也没有唱过《倔强》了。因为我发现在现实面前,倔强是如此渺小,什么也改变不了。
  
  天空灰的看不见尽头,我在喧闹的人海里孤单。闪烁的霓虹,就像我的眼泪,无声无息,在一片繁华中升华,没有人知道……
  
  夜,黑夜,寂静的黑夜。
  
  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的未来。
  
  我在深深的绝望中
  
  期待…
  
  期待……
  
  尾声
  
  秋天,落寞的季节。
  
  梧桐树下,我最在长椅上静静读着阿沁的信。
  
  他,魔兽,前50强!梦想终于发光,而且还会更亮。
  
  我的心中突然荡漾起莫名的失落,阿奇的成功,我应该高兴才对啊!哪里来的失落呢?
  
  信封里意外地还夹着一张报名表,阿沁用铅笔,在报名表上淡淡地写:加油,我在上海等你!
  
  属于我的,
  
  新的旅程。
  
  新概念,嘿嘿…

上一篇:做个说话有香气的女子 下一篇:流年,走不进那个忧伤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