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月色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6:54
糖霜月色
糖霜月色

从小,我就爱趴在窗台上仰望夜空中的月亮,看它有时被云遮住,有时完整地旋转而出。年轻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写诗的朋友,他送给我几句话,写在卡片上:“我等过沧海变成桑田,我等过地球改换了容颜,最难等的却是,一句温柔的诺言。”他说我把自己保护得太好了,从不肯轻易吐露情感。一年春天,在丰沛的溪水畔,我引他看天上的月光:月亮被云掩蔽了,光华却掩不住,亮透了整片云。我对他说:“看不见月亮的时候,也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含蓄的美不是更引人遐思吗?”他沉默了片刻,微笑着说:“有时候,人还是要看见月亮,才知道它确实存在。”

我依然那样生活,与许多人相识了又分离了。我依然相信含蓄的美。只是,年纪渐长,我发觉月亮特别好的晚上,会有特别喜悦的心情。我喜欢站在阳台上,让糖霜似的月色细细洒在身上,沐浴在光亮里的肌肤显得晶莹柔和,整颗心也变得柔软了。除了月亮,与我最亲近的要数弟弟那三个孩子了。他们小时候,都很依恋我,像我依恋他们一样;但上学之后,就变得矜持了,不再那么肆无忌惮地黏着、缠着我。不过,我给他们讲故事时,上小学一年级的侄女还会靠过来,一点点滑进我臂弯,整个人缩进我怀里,像猫咪一样乖顺;我和他们走在路上,用手轻抚着上四年级的侄儿的面颊,他也还会把整个头都倚在我掌中,让我托着他的头走路。

从前,他们每到吃饭时间,便嚷着:“要和姑姑坐!”甚至争到泪流满面。可是,过完暑假,再见面吃饭,两个孩子都离得远远的,说:“我长大了,不用跟姑姑坐了。”

我忽然被冷落,若有所失。然后,我发现他们找到较含蓄的方式表达情感:变成猫咪一样乖顺,或是让我托着头走路。像是一个秘密似的,我们都不说破,说我们仍然彼此依恋。

倒是最小的那个侄儿,还不满三岁,也没学会含蓄。他每次来我家,都要来个拥抱:我俯身抱住他,他四肢紧紧抱住我,结结实实的拥抱。他口齿不算特别清晰,该说的话却也不落人后,和我说话时,喜欢双手捧住我的脸,眼睛对着眼睛,以确定我在听他说话。
一个中秋节,他们全家来我家,吃过晚饭,我赶着去电台做广播,换好衣裳打开房门之后,小侄儿一晃一晃地走进我房间,一边揉着鼻子一边看着我说:“姑姑,我喜欢你。”看起来漫不经心,说完就往外面走,只留下又惊又喜的我。我亲亲他鼓鼓的小脸蛋,便出门去,一路上都在想,两岁多的孩子已经可以明确表达自己的情感了,为什么成年的我们反而如此艰难?
我们花了半辈子才学会的,两岁半的孩子其实已经会了:爱得及时表白。

上一篇:月圆之夜时 下一篇:岭上开遍映山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