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夏日

发布时间:2019-03-19 18:54:49
陨落夏日
  

  等待让夏日变得漫长。道路的曲折迂回让夏空变得疲倦。重重复复的重逢与离别让夏雨变的滂沱。未曾出现的风景让夏空变得忧伤。来不及发生的故事让夏风的选择变得犹豫。
  
  --题记
  
  <1>
  
  西斜的夕光还没有完全消退,但残圆的月亮早已粘贴在湛蓝的高空,周围散落一朵朵纯白的云朵。只是黑夜迟迟没有来临。
  
  我带着耳麦半眯着眼睛坐倚在阳台的防盗网上,单曲目循环播放那首《离歌》。曾经的人和事倏地涌上心头,鼻子一酸,世界便模糊了。在眼泪即将掉下来的刹那,我抬起头望着头顶那轮残圆的月亮,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只有头顶这片蓝天永远是最美丽的,无论是在白天还是在黑夜。我在夕光中对着空气微笑。
  
  紧握在手里的手机忽然振动了,一阵狂喜漫过心头。小冰发信息来说:“每天都有梦想在现实中死掉。梦似梦,花非花,我触摸不到梦想模糊的轮廓。在我笑的时候,是为了不悲伤,那么在我哭时候,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总是能把话说得那么让人难过。一阵隐痛冲刷着心房,难道我们真的等不来奇迹之花的盛开吗?生命真的被预言了么?在半空中飞翔的梦想真的断了线了吗?
  
  我不相信。我要等待。尽管每一秒的等待似乎都意味着万年。
  
  <2>
  
  我不哭,不代表我不失望,只想让你走得不那么勉强,往事交给我一个人收藏,偶尔看一看才不会害怕夜的凉,这一首离别的歌,我用心唱了又唱,如果你不懂我的倔强,听懂怀念也一样……
  
  --《离歌》
  
  陨落何方?我的梦。我的爱情。我的青春。
  
  昨天的逃避和迷惘,注定了今天等不来奇迹之花的盛开。
  
  我梦想着的大学,我连填报它的机会都没有。六月这场人生转折战,我输得彻底。
  
  韩凯,我的初三同学。他有一双深如大海的大眼睛,看似简单实为复杂,一不小心,很多人都会陷进去。
  
  三年前,在那个毕业的狂欢夏夜,他附身用动听的嗓音对我说:“我喜欢你。你能不能等我三年?给我三年的时间我会给我们未来。”
  
  三年后,他考上了重点线,我上3A,用他的话来说,我只能上三流的大学。是的。三流的大学。只是在别人的口中道出,自己听起来却那么难过。这距离,每向你靠近一步,我都需要莫大的勇气和支持。
  
  在填志愿的时候,本盘算着报他所报的那间重点大学隔离的那所三流大学。
  
  可是,离开你,是否比在一起更好呢?还是我需要换一种态度?
  
  最后,我把志愿的事交给我表姐。在有限的时间之内,何去何从,我用一种听天由命的态度等待我的落脚点。
  
  <3>
  
  我开始在不同的城市穿梭,企图用新的记忆模糊旧的记忆。
  
  在某个燥热的夏夜,手捏着一个饮完的空可乐瓶,蹲在路灯下寻找自己的影子,韩凯的电话碰巧拔了过来,我颤喜地按了接听键。
  
  当他沉稳的声音说了那句:“你快点找个男朋友在你身边照顾你吧!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我在电话这头充满嘲讽地笑了。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虚掩你的故意?你是想间接告诉我,那个毕业的夏夜仅仅是你我两个人的愚人节,所以那些话说得再真也是假的。
  
  呵呵…这有意的避开,这距离,那么长,那么大。
  
  如果我找到了男朋友,是不是就可以减轻你掩饰不住的愧疚?是不是你就可以和那个女孩名正言顺和顺理成章?你所谓的关心,到底你还是为了你自己。
  
  由一厢情愿编织的情感故事,我没有勇气自作多情将结局写下去。
  
  曾经太美的承诺,只因为太年轻。
  
  我期待的风景来不及出现,未曾发生的故事永有没有了发生的充要条件。
  
  陨落了,我心中的大学。
  
  陨落了,我的爱情。
  
  <4>
  
  乏白的天空,淋淋地下着雨,我打着雨伞,依然湿了衣角。我穿着一双人字拖站在KFC的门口徘徊,里面有两个人在等我。而这场等待是为了告别,我没有办法向你们潇洒着微笑告别。但时间赶过来的告别,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时间在我们身上夺走我们的东西绝不奉还,就好像我们年幼的纯真,或者还不止这些---
  
  小冰温暖的微笑仍藏不住眼底的忧伤和彷徨。她轻轻地上前拥抱我。
  
  呵呵----这拥抱,是为了重逢?还是为了告别?我紧不住问自己。
  
  子洋也学着小冰那样轻轻地拥抱我。我假装很开心夸张地冲他们大笑,以掩藏我内心深处那份依依不舍的压抑。
  
  我们互相说着分离这三个月以来所发生的那点事情,大家似乎都故意避开“未来”这个沉重的话题。
  
  当小冰问起韩凯的时候,我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进眼下的可乐里。
  
  我并不是为了他不曾兑现那个年轻的承诺而难过而是怕三年后你们会他那样陌生,仅剩下“我找到男朋友与否”的话题。我讨厌韩凯,他可以不爱,但他不可以用他所认知的爱去衡量我的爱。
  
  他们似乎心神领会地沉默给我递纸巾,擦眼泪。
  
  那刻,我知道了韩海远比不上他们在我心目中的重要。他那个披着谎言的诺言在这三年来我与小冰、子洋携手相伴的日子面前,它就在那刻变得飘渺无所谓起来。
  
  最后的最后,我在KFC的门口一一目送他们在雨中离去的背影。我转过头看到了玻璃门里面滂沱的雨及下巴颤抖的自己。
  
  该走的,已经走了。不该走的,也已经走了。在这个夏季。
  
  <5>
  
  我趴在车窗上,望着玻璃外那些从不停靠的风景。什么都安静地结束了。我把所有的心情装进那个行李箱里,开始一个人的行程。
  
  子洋发信息给我说:“选择,只意味着重新开始,别急着说别无选择,别以为世上只有对与错。许多事情的答案都不只有一个,所以,我们永远有路可走,你能找到理由难过,那你也一定能找到快乐的理由。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拿起手机,我就永远在你身边。”
  
  他总能把话说得很漂亮,而小冰在内心深处仍有那藏不严的不安和深深地失望,她发信息来告别说:“九月。我们离散在天涯,自此,沿着不同的人生轨迹运行,各安天涯,各自悲伤。亲爱的,我会永远记得在最美丽的时光里,我遇见了你和子洋,你们陪我走过一段孤单而寂寞的日子。但只要你需要,我永远会在那里。”
  
  我抬头望了望湛蓝的天空和纯白的云朵,笑了笑。
  
  我们一直念念不忘的究竟是什么?我们一直念念不忘的是逝去的青春么?但所有的泪都随风飘散了,最初的梦想亦然。陨落的这个夏日。现在我们所有的愿望寄托在下一个夏日吧。
  
  <6>
  
  那个九月。
  
  我南下。读大学。
  
  小冰北上。打工。
  
  子洋留在我们的高中。读高四。
  
  而韩凯,理应北上。读重点。

上一篇:为你祈祷 下一篇:一念一生,一别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