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2:22
关于

  离职的前一天晚上,还看了看次日的天气情况,说是细雨蒙蒙,我那时还在感慨连老天都算准了,居然都不给我好日头。

  关于-梦想

  当日办理离职的手续出奇的顺利,没有想象中的繁冗,多数公司办理离职程序较为冗长的。而我恰巧是不喜这些过程,且不说寻各部门负责人签字,光应付熟人问及去处时的回答就颇多无奈,若是如实相告吧,又恐之言片语传的天花乱坠。倘若支吾扭捏,又不免娇柔做作。好在办理的时候并未横生枝节,不过,但办理结束后时间也已经到下午三点了。又给往日熟悉的同事均回了一封邮件,才一一道别。

  

  站在门外,凝视天空。呵!艳阳高照,云卷云舒!并非昨日预报里说的那般细雨蒙蒙,这时便想起梦杰大姐说的一句话,宁可相信男人,也绝不相信南京天气预报……

  

  与门卫挥手告别,再望望这熟悉的门,我呼了一口气,好似连日来的束缚终将解脱一般舒畅淋离。

  

  走在来时路上,又不免寂寥,这片足印终归过眼云烟,殊不知这时便是又一个人生路的抉择。迷茫中想起连日来悠悠的加班岁月,不知是在何种动力的驱使下奋斗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乃至延至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之时,才与这些共苦而少同甘的伙伴结伴散去。昏暗幽黄的路灯照得人影冗长拖沓,树影婆娑印在人影上张牙舞爪地撕扯。我依然义无反顾。

  

  这条路便是学府路……

  

  离职后过起了首个双休日,真是欣喜若狂,那时还给姐姐告知我此刻难以言表的兴奋。学车,看书,打球列队涌将而来,施施然的过着尽两周后才结束。

  

  妹妹说,哥哥,我不知道梦想干什么,我就要大学毕业了,咋办哩!

  

  我想继续学舞蹈,还想开店,又希望专业学有所用……

  

  可跳舞是吃青春饭的,等我容颜落幕,青春已故,不知还能如何?

  

  我这份悠闲的时光,便在妹妹毕业季的梦想打碎,首次将她想要的梦想引入我的思想,可却决然不知自己梦想是什么?

  

  再后来,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曾在自己内心规避的词汇,它瞬间成了魔障,匍匐在心头挥之不去。

  

  玄武湖,便是那时起成了我修生养性的乐园,我乐此不彼,闲暇之余都会在湖边转上一圈,望望宝濛的湖水和柳浪闻莺。抑或是静静着坐着,直到暮色四合,湖光悠悠。

  

  时光倒退一年,还记得这时才是第一次来玄武湖,和曾经在苏州一起共事同事,我们俨然就是“四人行”,命运的齿轮转啊转,巧妙地把我们四人凑在一起。说起来,大家的性格各有迥异,有难有北,有西有东,年岁相仿的我们扯起蛋来竟是满地的伤。可最终还会静心谈谈今后打算云云。那时,我便安静了许多,我无法介入发表个人演说,我最多想得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何曾 有过生活的背后居然有梦想的支撑。

  

  关于梦想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纭纭,网上各路神仙出语非凡,皆不能结我心魔,所以,有曾恶语自己如行尸走肉一般。

  

  逛多了玄武湖,就索然无味了,围着湖心盲目的转,时而背手踱步如老者、时而依着栏沿撅着脚十足的游手好闲。湖光闪闪,碧波荡漾,满眼的嬉闹人群,远的,近的,全然在这圈湖中。

  

  几天前,还和至交好友讨论一番。

  

  他说, 梦想绝不是梦,两者之间的差别通常都有一段非常值得人们深思的距离。

  

  我煞有其事的附和,觉得道理颇多,莫不是现在这个距离我还在深思?

  

  他又说, 梦想永远是现在式而绝非将来式!

  

  这话我见过,印象中是周国平说的。于是我问,那我梦想是什么?都不知道,谈啥现在式?将来式?

  

  后来,扯远了,话不对题,我现在依稀只记得他说了两种结果,要么万念俱灰;要么踌躇满志。以至于后来,鬼使神差的给妹妹胡纠一番,还以为自己是睿智的学者。

  

  妹呵,在此哥郑重致歉。误人子弟!

  

  其实,后来觉得道理看多了,倒觉得自己井底之蛙了。

  

  丽霞说, 每个人的路都得自己走,别人看着羡慕你,没准你现在的生活会是有些人正希望改善的。

  

  其实,我想说,我们都在做梦……


上一篇:永远之远 下一篇:弹指光阴渐老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