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个秋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2:12
天凉好个秋


       一场淋淋沥沥的秋雨过后,空气中多了一丝丝清凉,雨后初晴的天空,明净高爽,几朵浮云悠然地变换着模样。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一片薄薄的叶子像蝴蝶一样飘着舞着,晃晃悠悠,跌落在草丛中。

       心忽然隐隐地痛,目光触及外,往日碧绿的草地,似乎也透出几分憔悴衰败。小雏菊还在努力地开着,金黄色的小花点缀在绿叶间,灿烂地笑。

       哦,秋天到了。

       天空,水洗过一样蓝,太阳依然明晃晃的,却少了夏天的那份炙热,用一份柔情,在花花草草的叶片上跳跃着,闪着细碎的光。春的绚丽,夏的喧嚣,似乎都被凉凉的秋风抚平了,举头,仰望你的安闲明净,心也跟着沉淀,波澜不惊。入目,满眼的朴实厚重,你像一个小姑娘,俏俏然一路走来,妩媚着,葱茏着,张扬着,欢笑着。季节的轮回,是一个生命走过的过程,从萌芽到成长,从稚嫩到成熟,从繁华到平淡,从开始到结束,你用容纳一切欢乐悲喜的心态,描绘出一个美丽动人的世界。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桂花香,细碎的小花,缀满了枝叶间,清雅淡淡的幽香,在清凉的风中弥散。“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轻吟一句古诗,闭上眼,嗅着那缕缕清香,恍然觉得,日子也被花香浸透。静坐窗前,泡一杯桂花茶,碧绿的茶水里,星星点点金黄色的花瓣沉浮着,甜丝丝的香味儿在热气中蒸腾,啜一口,满口余香,温润的日子,也被染上淡淡的香气。

       秋天的水,清凌凌的,柳树的枝叶依然浓绿,长长的柳丝拂过水面,微波荡漾,一层层涟漪云散开来,水面又平静地像一面镜子。水底的石缝里,密密的水草里,鱼儿三五成群地嬉闹着,偶尔浮出水面,吐出几个泡泡,碧水映着青苔,清波荡着涟漪。几片柳叶在水面漂浮着,像小小的船。蓝天白云的影子投射在湖心,水天一色,悠然的思绪也如这清澈的湖水一样,波澜不惊。荷花已开敗,几只莲蓬亭亭地立在水中央,泛黄的荷叶却没有了生气,显得颓废疲惫。终是该枯萎的时候了,那曾经娇艳动人的身姿,留在一场绿茸茸的梦里。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细细品味刘禹锡的《秋词》,怅然的心情归于平静。眼里的景色,会随着心情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姿态,时光的匆匆,岁月的无情,如秋风扫落叶般让人无奈伤悲,可若开阔胸境,变换心情,秋天在我们的眼里,则蕴藏着勃勃生机,勾勒出一副五彩缤纷的画卷。秋风曼妙着摇曳风姿,秋水流淌着岁月情怀,秋在人们的留恋中,喜悦中,欣慰中款款深情地笑,热情洋溢地唱。秋花的洒脱奔放,秋叶的飘逸静美,秋水的妩媚多情,秋雨的缠缠绵绵,入眼,皆成诗,入目,皆成画。

       秋天的花,开得肆意,持久,张扬,无拘无束。金黄色或橙黄色的万寿菊,从七月一直开到九十月间,丰满的花瓣重重叠叠,硕大的花冠明亮艳丽,如一位端庄俏丽的佳人,叶绿花美,在大街小巷的各个花坛里含笑怒放,赏心悦目。一串红是秋天最热情的颜色,花朵繁密,色彩绚丽,红色的火焰燃烧在葱绿之上,甜甜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散。微风吹过,一串串红色小喇叭在枝头摇曳着,精力充沛,生机盎然,如火红的云霞,点缀在大地上的裙摆之上。

都说四季最美的是春天,可北方的春天,来得晚,去得急,春红柳绿的美景转眼即逝,落花流水春去也,何处觅芳踪,倒是这景色宜人的秋天,更让人觉得美得绚丽极致。

       选一个风和日丽的假日午后,和家人一起去郊外散心。路旁的树木依然葱笼,绿化区花坛里姹紫嫣红的花朵开的开,谢的谢,层层叠叠,倾尽最后的温柔,绽放灿烂的笑颜。打开车窗缓缓而行,车在笔直的街道上驶出城区,高楼大厦被远远抛在后面,一下子觉得视野开阔,天地也顿时舒展开来。

       车子开过几公里的荒滩,远远地,看到了绿树环绕的村庄,土地和庄稼开始进入眼帘。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各种成熟的农作物的香气扑面而来。粗大的玉米棒子露出金灿灿的米粒,饱满的豆荚一串串挂满枝头,金灿灿的田野里,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这是城外郊区的农村,地多人稀,土质肥沃,适合种植的农作物品种繁多。除了农作物,还种植大量的蔬菜瓜果。成片的辣椒地里,红的绿的大辣椒水灵灵的,闪着诱人的光。溜圆的西红柿像一个个小灯笼,一嘟噜一嘟噜吊在高高的柿子架上,看着就馋人。地头是一排排翠绿的豆架,长长的虹豆一溜溜垂下来,像一道密密的帘,甚是壮观。间或一块葵花地闪过,粗壮矮小的杆上结着硕大的葵花头,都沉甸甸地弯着,花盘的颜色金黄,应该已进入成熟期。籽瓜地里的藤蔓都已枯萎,满地摆着大大小小或白或绿的籽瓜蛋,惹得孩子们兴奋地欢叫。把头伸到车窗外,这里瞅瞅那里看看,忽然觉得眼睛的捕捉能力也开始下降,这千变万化的颜色,形态各异的蔬菜瓜果,虽然都是司空见惯的,可细细观赏,竟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妈妈,看,好多葡萄!”儿子看见车窗外人家院门口的葡萄园,兴奋地喊。

       车子驶入了一个村庄,村子沿公路而建,家家户户都是新修的房屋,不大的院落,设计精美的格局,屋顶铺着闪闪发亮的琉璃瓦,墙壁贴着洁白的瓷砖,透过天蓝色的栅栏,能看到院子里小小的花坛里红色的大丽花开得正艳。这里距城市较近,农业发达,村民们的生活水平也较高,单是看这一院院装修漂亮的房屋,比我们城里住的那鸽子笼要强好多倍。现在农村里的人都往城市里挤,生活在这样富足安逸的农家小院里,也该是多么温馨惬意。我常想,等我们老了,就回到家乡去,守着我们的老屋,种地养花,过着清闲恬淡的小日子。也许,只有把根扎进黄土地里,心才不会流浪。

       这里还有一处更吸引人的景致,家家户户的门前面,都有一片茂盛的葡萄架,碧绿色的叶片铺得密密实实,葡萄架下,挂着一大串一大串紫灵灵红艳艳的葡萄。天天出去市场转,水果摊上摆满各色各味的葡萄,经常买来几串吃,舌尖上似乎被酸味覆盖,有些腻歪了,可看到这些挂在架上的葡萄,馋虫立刻被勾起,满眼放出光来。

       大路两侧,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卖葡萄的小摊,葡萄装在纸箱里,皮肤黝黑的村姑或有些苍老的汉子坐一个小凳,目光注视着来往的车辆,等待着顾主光临。把车子缓缓停靠在路边一个小摊边,还未下车,卖葡萄的大嫂赶紧站起来打招呼,浓重的乡音里透出一股子质朴:“下午刚摘下来的葡萄,可新鲜了,又脆又甜,先尝尝再买。”说着话,挑一串红艳艳的葡萄递过来。

       说两句客套话,架不住葡萄那诱人的滋味,毫不矜持地摘下一颗送到嘴里,厚厚的果肉,酸甜的果汁,那股清香的味道,比市场里买来的吃起来爽口多了。

“大姐,这葡萄都是你们自己种的吗?”

       “是哩是哩,你看我们村里人家门前都有葡萄园,结的多,自己吃不了,能卖就卖点。有些人家都拉去城里卖,我们天天摆在路边卖给路上来往的客人,生意也不赖呢。”大嫂很健谈,一边说话,一边招呼我们挑葡萄。

       贪心地买了一纸箱,老公说,难得有空出来,这农家院里的葡萄,比集市上的新鲜美味。孩子们也一颗接一颗往嘴里塞着,一副小吃货的样子。

       告别了大嫂上车,开始驶向回程。此时已经是黄昏,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映照在青山之上,灿烂而辉煌。路旁静静的树林飞速地后退着,高高低低黄黄绿绿的庄稼地晕在金色的光波之中,柔和而恬静。凉风从车窗外徐徐吹来,拂面而过,带着清新的泥土的气息。忽然觉得,秋天在这广袤的田野里,更显得厚重而富有生气。

       闭上眼,把秋的色彩和景致慢慢调和,在脑海里绘制一幅七彩的画卷。“白云如粉黛,红叶如胭脂”,曾经萦绕在心中的落寞寂寥也逐渐淡去。伤春悲秋只是人们在特殊环境下不同的心情感受,万物以不可更改的姿态在四季中轮回,繁华和凋零都是生长的规律。生命都是从激越到平淡,虚浮到厚重,经历过春的张狂夏的任性,才能有这秋的稳健成熟,而繁华过后的枯萎凋零,也是落叶归根,休养生息所必须的过程。

       秋天是文人墨客笔下的最爱,却也因生命的结束凋零而染上悲凉愁绪。“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尽识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辛弃疾的诗里,写的是人生的无奈愁苦,也是他当年心情极度郁闷无助时的长叹。岁月悠悠,历史的云烟早已在滚滚风尘中淡去,只有那流传千古的奇文佳句,还在泛黄的纸页里飘香。

       穿行在大地之间,飞扬的思绪也在蓝天白云中流动。黄花,红叶,秋水,长天,落日,归雁,秋色秋景醉人,秋心秋歌玲珑。打开郁结的心扉,驱走心中的悲凉。一枚落叶,收藏一段记忆;一片落花,铭记一份情谊。复杂多变的岁月,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也如这金秋般绚烂多姿。

上一篇:名人名言——励志篇 下一篇:人活的价值,而不是活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