沏一壶茶,感受这闲适的生活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1:59
沏一壶茶,感受这闲适的生活


        午后,坐在阴沉沉的天气里,听黄绮珊的《离不开你》,顿时有一股被压抑许久突然间释放的心情涌来,喝一口泡好的决明子茶,又是一个下午即将过去。

  
  前天说,光阴变得恍惚,有好友说好羡慕,羡慕我的慢节奏。一旦生活真的慢下来,日月也无光辉。因为闲散的时间多,始终坐在一室里消耗光阴,因此生出许多彷徨纠结或者不开心,因为可以沉默,所以有时万念俱灰、或又踌躇满志,都有。
  
  没有一个完整的可以叙说的故事,都是零零散散的生活,譬如家中豆豆狗粮没了,我因为迟淘了几天,今天看看粮食才从北京发出,担心豆豆吃了我自配的饲料会拉肚。晚上算计着什么时候一把回家,烧一壶热水等她。因为外面又下雪了,隔着窗户,我看见梧桐叶上已经变成白色,人间似乎一片虚无。
  
  
  2
  家中方台上的那块绿色的玉坯还在,那是父亲留下来的老件,因为随我搬家到了现在的小镇,也终究没有雕成器件。小镇到了冬天就成了灰色,一场雪之前似乎还能零散找到那些银杏树上的叶子,一场雪之后,竟然落得伤心。此时房间里有些暗,音乐有些碎碎的音。
  
  这辈子算是把格调定下来了,不定又能如何?想改变是何等难!有的时候,一场酒宴过后,落得几许落寞,杯与杯之间尽是些不透明的寒暄。而我只喜欢和你相对而坐,一杯红酒,一杯茶,让西去的夕阳光辉照在我们腿上,弹一襟醉话,醉了只是不因酒。其实想起来,大家如同海边的砂石,一粒挨着一粒,挨在一起该是经过多少海浪扑打之后才能聚集,而后,一个浪过来,就突然分开。所以,我终究做成了砂砾,而不是玉石,琢成器件也变得渺茫。我愿在自己的光阴里煮茶,把柴门打开,等你经过,冬天等腊梅吐出香味,背依青竹,平平常常。
  
  3
  经过太多的寒暄,知道一个人在一生的路上会有太多落寞。经过太多的落寞,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寒暄都来的那么方便。看多了这种寒暄,心自然就冷了。
  
  都说世俗,而我逃不掉世俗,我又看见世间福田分布错综,掩埋在良善之下,很深,很深。我看见世人都戴着念珠,一边捻珠,一边良善;罪孽也是,清洗和栽种都在进行,毫无羞愧。
  
  我只愿,我在一室里天天煮好一壶茶,等你来,就像等一场虚无的约会.........

        午后,坐在阴沉沉的天气里,听黄绮珊的《离不开你》,顿时有一股被压抑许久突然间释放的心情涌来,喝一口泡好的决明子茶,又是一个下午即将过去。

  
  前天说,光阴变得恍惚,有好友说好羡慕,羡慕我的慢节奏。一旦生活真的慢下来,日月也无光辉。因为闲散的时间多,始终坐在一室里消耗光阴,因此生出许多彷徨纠结或者不开心,因为可以沉默,所以有时万念俱灰、或又踌躇满志,都有。
  
  没有一个完整的可以叙说的故事,都是零零散散的生活,譬如家中豆豆狗粮没了,我因为迟淘了几天,今天看看粮食才从北京发出,担心豆豆吃了我自配的饲料会拉肚。晚上算计着什么时候一把回家,烧一壶热水等她。因为外面又下雪了,隔着窗户,我看见梧桐叶上已经变成白色,人间似乎一片虚无。
  
  
  2
  家中方台上的那块绿色的玉坯还在,那是父亲留下来的老件,因为随我搬家到了现在的小镇,也终究没有雕成器件。小镇到了冬天就成了灰色,一场雪之前似乎还能零散找到那些银杏树上的叶子,一场雪之后,竟然落得伤心。此时房间里有些暗,音乐有些碎碎的音。
  
  这辈子算是把格调定下来了,不定又能如何?想改变是何等难!有的时候,一场酒宴过后,落得几许落寞,杯与杯之间尽是些不透明的寒暄。而我只喜欢和你相对而坐,一杯红酒,一杯茶,让西去的夕阳光辉照在我们腿上,弹一襟醉话,醉了只是不因酒。其实想起来,大家如同海边的砂石,一粒挨着一粒,挨在一起该是经过多少海浪扑打之后才能聚集,而后,一个浪过来,就突然分开。所以,我终究做成了砂砾,而不是玉石,琢成器件也变得渺茫。我愿在自己的光阴里煮茶,把柴门打开,等你经过,冬天等腊梅吐出香味,背依青竹,平平常常。
  
  3
  经过太多的寒暄,知道一个人在一生的路上会有太多落寞。经过太多的落寞,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寒暄都来的那么方便。看多了这种寒暄,心自然就冷了。
  
  都说世俗,而我逃不掉世俗,我又看见世间福田分布错综,掩埋在良善之下,很深,很深。我看见世人都戴着念珠,一边捻珠,一边良善;罪孽也是,清洗和栽种都在进行,毫无羞愧。
  
  我只愿,我在一室里天天煮好一壶茶,等你来,就像等一场虚无的约会.........

上一篇:掐 辫 子 下一篇:秀才遇到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