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守的爱

发布时间:2019-07-01 10:38:15

 

我从未忘记那间小茅屋,那片清澈的池塘,水里的荷叶荷花,鱼儿和寒酸的小木船。

  我是曾日日遥望那里的,以同一的姿态,不同的心境。

  从那位白叟挺直的背脊和面部豪杰的轮廓来看,他年青时肯定是个粗暴、豪爽,敢爱敢恨的男人,但他不讨人喜爱,其最大的原因便是对那美丽地步不近情理的保卫,显得过于霸道得难以想象,为此,我是受过尴尬的拒绝的。

  在那儿求学的最后一年,将要离别了,让我割舍不下的便是那片世外桃源,那是一个谜,特别是白叟慢慢地划着小船,在荷丛中穿梭时的那抹柔和。

  那个星期天的清晨,因为阳光的普照,露珠在脚下闪亮着。我悄悄地绕路来到背对小屋的当地,为敏锐的白叟没及时发现我而庆幸。荷花没有开,通明的嫩绿在朝霞下闪烁着生命的灵气。水里的鱼不多,但就那么几只,显得如此地自在自在,充满对水精灵的童真的神往。水很娟秀,娟秀得让我自叹不如,我的目光逗留在那艘小木船上,风雨的腐蚀使它显得寒酸,但看上去依然牢固、结实,我是准备进入小茅屋一探真容的,但白叟已立在眼前,眼中迸发着珍贵被触碰的愤怒。我很是窘迫,不由地退后几步。“对不住,我仅仅想看看。”“你这是侵犯我。!”气势拙拙逼人,吓得我回来学校时剧烈的心跳才慢慢平稳。

  我从没有对他恶感之意,便是在吃闭门羹后,相反地,我对他独特的举止越来越存有稠密的爱好,但这份爱好随我的离开此地而停滞,如诗的画面成了我心中密封的梦幻。

  在社会上穿行,伤过痛过喜过怒往后,对“爱”不再存有超时空的幻想和疯狂,乃至很多时分不再相信爱情,仅仅见到不谙世事的男女相依相偎时有柔柔的感动,而那不归于我,我像一个常人很难看到的空气中的一粒小小的尘土,单调地舞动着自己独有的生命。

  这个冬天,我挣扎在爱情漩涡中茫然无措。最终,我踏上了怀旧的列车,我总认为那位白叟有一个凄美故事定格在那片景地,白叟的音容,小屋、木船、荷花、水、小鱼重叠着在眼前显现。

  下车后我径自朝多次梦到的当地走去,高高的围墙把我的眼睛阻隔,我的心被物已非压闷得喘不过气。急乱地奔走着寻找进去的门,绕了一大圈后,一个大铁门终于呈现面前,上面用醒目的大黑字写着“古禅寺”,我抬着软软的脚走进去,耳边传来机器的声响,有的宫殿已修建完好,有三三两两的游人出出进进。我真的迷失了,找不着那片“世外桃源”的所在地,慢慢地朝一位正雕琢的中年人走去,他坐在大石块上,低着头专注手中的活儿,脸上布满尘埃。“打扰一下,这儿的那位白叟,那片塘……”“你说的是呆气的老光棍吧?死守那美丽的当地,游人总要去看的吗?是他开发的不错,但已被开发商包买在内了,现在恐怕气得奄奄一息了。”

  我的心被电击一下,在他的指示下,我高一步低一步地走去。天早已又飘着雪花。远远地,看不到荷花,在本不归于她的时节,水面满是一层白,里边冻结着果皮、塑料袋,没了小木船,依稀看到雪下散乱的残缺木块,两只桨斜靠在小屋的墙边,犹如两个团聚的魂灵,诉说着存亡的传说,我潜意识地不再有被喝斥之忧地径自走向小屋。此时的我已浑身披上雪衣,浑然一个白雪人。不堪一击的木门斜关着。我轻轻地推开,一股风吹乱腮边的发出,在视野里飘动,墙上一个放大的黑白照片在光秃秃的土墙上格外醒目。那是一个年青的少女,长相没有特别出众的当地,但她在白衣包裹下浑身发出的模糊光彩震憾着我的美感,我定睛照片好久,直到眼睛酸涩了,才迟缓地转动。屋里很潮湿,墙角的炊具蒙有尘埃。白叟正闭目躺在床上,盖着火赤色的被子,但早已褪色,但好像不变的是他那颗永久火热的心。他好像感觉到有人的存在,眼睛快速打开。看到我,放大的错觉般的瞳孔迸发出炽热的火光。“静……静……”他倏地站起,打开双臂朝我走来,我被他魂灵深处爆发的声响振摄住,眼看他就在一步之距忽地摔倒下去,我被突如其来的全部吓呆了,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色逐渐泛黄,身子在痉挛后逐渐僵硬……

  我和建筑工人把他安葬在了小屋邻近,没有在他屋里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在枕下发现一本泛黄的粗质的寒酸笔记本,悄悄地把它放进包里,我坚信这儿边会有我多年要探寻的秘密,怀揣着一个鲜活的生命般的心回来坐在灯下,梳理好心境,打开那本泛黄的潮气并且磨损的笔记本。字有的还算整齐,有的很马虎,可见他当时或安静或喜悦或急躁或匆忙的精神状态。没有年、月、日,这称不上日记,只能算他心血来潮时的心境漫笔,我怀着探究一个不知道魂灵的心境急迫地读下去。

上一篇:时光阡陌,你未曾走远 下一篇:有些爱,止于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