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字花诀之三世情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4:11
捻字花诀之三世情

  晨起梳洗旧心事,轻捻落英浅作赋。低吟春曲三声半,日暮笙歌月黄昏。莲步轻移拨帘来,低眉偷嗅美人香。梧桐木暖琴瑟新,广陵曲殇笙箫默。情语欲诉凝噎,玉无眠,烽烟起,温酒寒,凉了岁月!

  

——题记

  1_副本.jpg

  昨夜星凋华发深,低语空吟晚风急。捻花碎语泪满襟,寂寞西塘玉笛声。独自漫步在映月湖畔,满眼波光碧影。听闻昨夜暮雨未歇,此刻盛夏,愿远方的你在盛夏的雨季里,天凉知添衣。

  

  我从未想过你是异代的红颜,三世的情缘萦绕着轮回的轮转,你我在奈何桥上回眸,彼此相视一笑。在生生世世地追逐里,半生相聚,半生别离。奈何情深,无奈缘浅。怎奈西风不解语,月白弄风清!可惜此处没有月,没有清风。我取下玉笛,欲作凤凰引,却只怕惊醒还在酣睡的孟婆!

  

  忘川之阳,我席地而坐。红尘河水流不尽,捧一手,嗅出你的三生苦怨与痴情。曾几何时,河畔上的曼陀罗竟开得如此凄艳......

  

  轻抚断剑,剑心鸣颤,王者之剑在鸣叫之间有凌天之势!此剑名为“却离殇”,取自一万年的寒铁,于洪荒巨炉锤炼一千年,在无情苦海涵养一千年,铸晏于天地间最无情的毒火,剑刃一开生灵嚎,谁敢引颈以试其刃?它自洪荒而来,也随洪荒而去。仙帝怒挥一剑,神佛退避,天下无情!然而,此剑最能断情丝,非断情绝欲的大能者不可驾驭!三生捻花情,一世流离怨。在三生的滚滚红尘里,剑断!三生情却难消。我且携半截断剑寻到海角天涯,寻找在三世前流离的你!

  

  悲去来兮!悲去来兮!我守护在轮回前,心神不敢有所失守,于茫茫众生中寻找你芳迹倩影,期待与你的相遇,哪怕只是告别。岁月席卷时光的碎片从我面前掠过,我用世界上最长情的眸子寻找属于你的时光印记,纵身一跃入红尘......

  

  太白浪漫,骑鹿访群仙。蜀道难行,怎奈!欲渡黄河冰塞川。我心骄狂,欲引清笛落深秋,悲曲涩,玉笛潇潇情难尽。

  

  在桃色未央的季节里,落语成殇。这一生,我是多情的才子,出生在一个充满风雅颂的古国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一边放歌一边顺流而下,找寻在莲池上泛舟采莲的你。

  

  路过的江南烟雨一如你的初妆清新脱俗,驻足河畔,你的一颦一笑惊艳了岁月,泛起我内心最深处的涟漪!浅酌向水边农家讨来的三两浊酒,横笛一曲凤求凰,求得深夜红袖添香。

  

  白雪粹白,谁能痛书一纸?

  

  西风狂悲,我要强求一醉!

  

  你我在看不见的六月里纷飞,江南水乡那终日氤氲的淡雾是我亘古不变的执念,陌上衔花送别,花开正盛,捻花作词,觥筹交替酒未歇,提笔凝噎难落墨,却辞六月不胜酒!口中喃喃道:“莫等我,莫等我!”因为我知道,此去经年,终生不复相见。

  

  那一世的江南烟雨,那一世的红袖添香,那一世的玉笛声憔悴......随着我的歌声越来越远,记忆也越来越淡。一千年之后,采莲女犹在,莲池依旧茂盛,古国的风雅颂依旧流传了下来只是缺少那种过分凄美的爱情......

  

  我依旧守望在轮回旁边,手里的断剑“却离殇”却在轰鸣着。却离殇,却离殇,羽化而登仙。是否,要斩尽天下情意,断情绝欲登仙而去呢?时光淹没了我的身躯,身体任由时间流放到岁月的边荒。

  

  漠漠秋风吹大雕,铁马军戈破金城。大漠的风,竟不似江南水乡般温柔,凛冽、霸道,呼啸间宛若千军万马在拼杀,那是战死沙场的敌我双方的军魂!这一世,依旧是聚少离多,我是一介武夫,戍金关,拒敌千里;统雄兵,破敌百万。江山染血彩旗飘,征夫白发铁甲湿。

  

  亭台渐没水无声,风萧萧,意阑珊,织布机里盼君归。梧桐下一曲女儿情,连营夜叹鹧鸪深!断剑“却离殇”依旧在,不然何以杀敌百万,取敌首如探囊取物!狂风起兮敌来袭,鸣金鼓在一次次惨敗中敲响。雄踞百年的巨城已经出现裂隙,城中已经断粮多日。派出前往帝都的使者恐怕已经投敌。

  

  军中操琴乱舞,一曲未尽战鼓擂。数不清的敌人已然兵临城下,无人举将旗,无人擂鸣金鼓。一座巨城,一把断剑,一介武夫,一匹瘦马,仅此而已。

  

  古城陷落,壮士力竭,铁骑过处,生灵涂炭,万物俱灭。唯一存在的只有一把断剑依偎在将军身上,只是,将军再也没有力气举起它了......

  

  一曲离殇,几声情语,六艾梅花。这一生,我独守古城,面对千军万马兵临城下的绝望,操戈杀敌,一怒为红颜。血溅处,俨然是你为我绣的墨色寒梅。

  

  古道凄凉,谁能抚琴一曲?

  

  夜色深染,我要强饮寂寞!

  

  再也不会有人苦守轮回,期待着你的倾城一笑;长满青荇的古道,不会有一个多情的才子唱着《蒹葭》去寻找那一位清秀的江南水乡的姑娘;边荒孤寂, 不会有人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语境里强弹琵琶,叹得一江春水东流!

  

  是我,牵引出古国浪漫的风雅颂;是我,抒写孤城的兵荒马乱;还是我,提笔落墨,画尽漫天星河!

  

  这一生,应是最后一生!

  

  十里长廊,百里烟火。却叹,长廊无尽,烟花易冷!

  

  手执清白的夏花流苏,灵魂飘离医科大的怀抱,漫步在观海长廊。曳夜以为衣,对风处,趁作吟风曲!举目穷尽恐海浅,泪几许,天凉添衣否?

  

  春草盈盈的江南小道,在历史深处留下的两对浅浅的脚印,那是第一生的送别;古城下的壁画,画笔极尽之处一派魏晋南北风,那是我和你第二生的回忆。第三生,我孑然一人,不会舞墨,不会抚琴,更不会在“弄月阁里巧作赋”。这一世却是记忆最深刻的一世,三生的情意离怨,堆砌到此生,那些寂寞孤冷的深夜,我该用什么文字和画笔去承载呢!

  

  才子未达,墨客难就,却携一卷古经文,长夜青灯诵读;不识红颜,未名美玉,欲奏一曲泪引笛,日夜绕梁吟奏!

  

  一个人的长街莲灯,一个人的沽桥旧梦!此生依旧是一个人。

  

  红楼梦无痕,独留深夜书香萦绕。悲情的夜里,却不愿做悲秋之梦。盛夏意难却,今夜无星,皓月当空,月华如练。月下浅觞,恍惚之间,在浓浓的夜色里,似见三世伊人颜......


上一篇:校园生活感悟 下一篇:从双十一看OPPO、vivo的进击与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