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雨夜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3:28
深秋雨夜


    深秋的夜,有声音轻轻敲击着,一下一下撕扯寂静,竖耳倾听,不像是隔壁房间发出的。再凝神,以为是错觉,转回头发呆,那声音又跑来敲,仔细分辨,确定是雨点儿。

  突然觉得玩了场游戏,猜对了,索性奖励自己一杯热茶,暖暖手,蜷在沙发上,专心听下去。它们高低不一,深浅不同,时缓时急,各自用自己的频率,奏鸣雨的乐章。听着听着,笑了;听着听着,恍惚了。

  雨点细细密密,铺洒秋林的整个身体,大地湿漉漉的,庭院里的花草清冷,不染一尘,水洼一团一团的,一小块一小块的天空倒影在地面上,人们踩着天空小心翼翼走路,怕溅湿裤腿。秋日朗空的幕布不知被谁拉上了,天空酿成最大的一团雾,浓的化不开,有人不经意望见远处一派浅灰的天象,随即禁不住喊起来:“哦!那天空仿佛扬起厚厚的尘灰,这样的天实在是有点塞心。”好在雨点细细绒绒,湿湿润润,沁人心脾,人们很快就适应了灰调,转而裹紧衣衫享受起雨的清凉,或是低头疾走加入人海。

  人的情感总有其脆弱的一面,犹如软肋,击之疼痛难忍。大自然最知晓这个,宽宏善意,调理平衡。一场秋雨,淋浴在雨中的秋叶,在半落半挂中,衰败退场时洗尽铅华,干干净净,稀疏有致,红色、黄色的枝叶,却惊艳无比,分外妖娆,争当尤物。树木渐渐褪去盛装,瘦了身,露出筋骨,在雨中,以自己的姿态,沉默而坚定。一派清新脱俗,走在林间小道上,人也成了移动的风景,忘记了暗灰色调带来的忧伤。

  这秋景,原本丰硕艳丽,成熟繁华,一层层繁荣过后,一阶阶的落幕,每一次上场,都在言传另一种美丽。经了雨的手笔,整个世界都空灵起来,无处不言诗,无处不是画。

  雨在秋里是灵动的,夹杂些寒气,让人既不贪恋,又十分的享受。而雨在夏里,则是肆无忌惮,狂飙之后,肆意汪洋。雨有那么多张脸,只是这个场景,偏偏留在脑海里,在那儿扎了根。

  永远忘不了。

  一个孩子两只小手扒在玻璃上,整张脸贴上去,眼睛顾不上眨,鼻子差点挤成平面。玻璃上的泪流成河,顺着墙流到地上,依稀看到小院里一道道褐黄色的小溪,聚到树坑里,树坑满了,河流只管蒙头四处流窜,鸡窝里烂泥一片,菜园里白花花的。老天发威了失去了理性,水闸被打开,天地被雨牢牢的封闭,风吹树摇,雨的声音,拍在树上,砸在地上,击在屋顶上,紧迫而狂躁,劈头盖脸,不给你一丝喘息回神的机会,埋葬着,冲刷着能波及的一切。仿佛末日世界。可是,老天的脾气来的急,去的也快。还没在玻璃上趴累,水闸修好了,急转缓,慢转停,院子里弥漫了泥土的味道,到处是暴雨的遗迹。天空豁亮了,蓝蓝的,风停树止,世界安静下来,教人疑似做了一场梦。天边上又突然放出一座彩虹,近在眼前,孩子们放了风,欢呼雀跃,甚至想骑上彩虹的背去玩玩。

  这样的雨在长大后也有过,但都不及记忆中的深刻。每当集聚在心中的物障多了,便思念这样的雨季,借之洗刷心中的灰尘。

  春天的雨温婉,冬天的雨欣喜,说开去,都是大自然身影的一个小小元素。雨的宣泄过分亦成灾。雨的对白,不过是人心的独白。一个蒙蔽了心灵的人,再美丽的景致,不过是一个呆滞的背景墙。一个钟爱大自然的人,感知它的呼吸,从大自然里看自己渺小的存在。

  雨,说不尽的姿态,诉不尽的故事。认识它很多年了,仍仿佛初相识。

上一篇:缅怀逝去 下一篇:吾-心之所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