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历吐鲁番(我的吐鲁番之行)

发布时间:2019-03-19 19:01:22
游历吐鲁番(我的吐鲁番之行)


       上小学的时候,就从语文课本里知道了吐鲁番。大学毕业后当了高校教师,给学生讲授当代诗人闻捷,对新疆吐鲁番有了更深度的了解。特别是闻捷的爱情组诗《吐鲁番情歌》,通过青年男女独特生活场景的描述,将爱情与劳动、与社会主义建设融合在一起,体现出崭新的爱情观和独具的思想魅力。

  在当年的讲授中,对这种劳动+爱情的构思模式,我还明确地谈过自己的见解,认为《吐鲁番情歌》直接地把爱情和劳动联系在一起,形成诸如“要我嫁给你吗?你胸前少一枚劳动奖章”的情感逻辑,有些太生硬、太武断、太浅显化了。只是在了解了闻捷“文化大革命”中的爱情经历,我才真正相信了诗人当年描写的维吾尔族青年在生产劳动中产生真挚爱情的思想和艺术的真实性。

  1970年,闻捷在“五七干校”劳动,遇上了监管自己的革命青年戴厚英,当时的戴厚英正处于刚刚离婚的痛苦状态。两人一个养猪一个种菜,在共同的生产劳动中彼此产生了感情,造反派和黑五类相恋了。在那个全国都处于凄风苦雨的年代里,他们相爱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虽然受到了严历地批判,可诗人面对压力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悔意,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为了心中的浪漫爱情,他自杀了。痛定思痛的戴厚英,后来通过《诗人之死》、《人啊人》等作品,表达了自己的反思和感悟,不久也因为一次意外事故随闻捷而去,留下了一段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

  正是因为以上提到的时代背景和文学背景,多少年来,对于新疆吐鲁番,我可以说是虽未能至、心向往之,一直想着有机会去吐鲁番看看,置身于浪漫诗人当年唱出爱情之歌的那片土地上,亲身感受一下那特有的维吾尔族风情。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2014年夏天,这个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8月20日,我们坐上了旅游大巴,从乌鲁木齐出发,经过将近4个小时的行程,途中经过了亚洲最大最壮观的达坂城风力发电站,还有素有中国“死海”之称的盐湖,到达了吐鲁番这个天山东邻的山间盆地,被人们称之为“火洲”的地方。

  吐鲁番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也是丝路遗址最为丰富的地区。通过亲身游览,我才真正认识到,它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吐鲁番人通过劳动和创造,推进自己的民族生息繁衍不断发展的过程。正是劳动与创造,才形成了这样一个神奇中充满着浪漫的神话般的区域。

  我们首先参观的,是散发着数千年沧桑的西域古都交河故城。它坐落于吐鲁番西郊约十公里的雅尔乃孜沟的柳叶河心洲上,因两条绕城河水的交汇而得名。

  交河城由车师人公元前2世纪至5世纪开创建设,南北朝和唐朝达到鼎盛。9世纪后逐渐衰落。因连绵战火,至14世纪前半叶元末察合台时期终于被弃。得益于吐鲁番得天独厚的干燥少雨的气候,虽然经过2300多年的风风雨雨,遗迹中至今仍能看到城内市井、佛寺、佛塔、街巷以及作坊、民居、演兵场等等,故而被誉为“世界上最完美的废墟”。作为唐西域最高军政机构安西都护府所在地,虽然专供游览的道路是现代工艺铺设的,有些地方还搭设了木制的台阶,但漫步其中,你仍能够处处感受到一种历史的沧桑与厚重。

  从交河故城出来,我们参观了有百年历史的维吾尔古村,还有新疆境内现存最大的苏公塔,感受过维吾尔族伊斯兰教文化的魅力,接着便来到了与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的生命之泉“坎儿井”的游览地。

  坎儿井是荒漠地区引水灌溉的一项特殊工程系统,遍布于新疆吐鲁番地区,总数达到1100多条,全长约5000公里。因为吐鲁番盆地北部的博格达山和西部的喀拉乌成山,春夏时节有大量积雪和雨水流下山谷,潜入戈壁滩下。人们便利用山的坡度,巧妙地创造了坎儿井,利用坎儿能防止炎热、狂风使水分大量蒸发的优势,来保证水流量的稳定,从而达到引地下潜流灌溉农田的目的。

  这项工程,早在《史记》中就有记载,时称“井渠”。清代以来,吐鲁番地区便开始陆续修建坎儿井,它由坚井、地下渠道、地面渠道和涝坝(小型蓄水池)四部分组成,充分显示着劳动中充满着智慧的创造力。它是在高山雪水潜流处,寻其水源,一定间隔打一深浅不等的竖井,然后再依地势高下在井底修通暗渠,将一条线上的竖井沟通,引水下流。最后将地下渠道的出水口与地面渠道相连接,从而将地下水引至地面灌溉良田。

  暗渠是坎儿井的主体,作用是将地下含水层中的水流聚在一起,进而达到引水自动流出地表的目的。我们参观的暗渠,高不足1.7米,宽度仅仅1.2米。据导游介绍,最长的坎儿井却达到了25公里,全部在地下挖掘。为了保证在开挖暗渠时减少弯曲、使之朝着一条直线延伸,吐鲁番的先民们曾为此创造了木棍定向法、油灯定向法等等。为了保持不同作业点的一致,他们在竖井的中线挂上油灯,掏挖者背对油灯,始终掏挖自己的影子,以保证不偏离方向。渠的深度则以泉流能淹没装土的筐沿为标准。

  暗渠空间狭小,天山融雪冰冷刺骨,掏挖者必须跪在冰水中挖掘,艰辛的程度可想而知。据说,长期从事暗渠掏挖的人,寿命一般都不会超过30岁。所以,那总长度5000公里的吐鲁番坎儿井,可以说是无数吐鲁番的先民用生命换来的。正是这用无数血肉铸就的“地下长城”,引来了高山上的生命之水,灌溉着吐鲁番大片的绿洲,才使这一方土地能够生生不息。

  从坎儿井民俗馆出来,我们正好去了火焰山。那里的地面温度高达80摄氏度,在被四面红黄的山体包围的深谷里,大家竟然看到了一片绿洲,来到绿洲附近的一处山坡平地,一户人家正将自己种植的西瓜、葡萄摆在帐篷下,供前来参观的游客购买品尝。人们在感受脚底那绵延无际的发烫沙土、惊异身旁的一堆堆沙土把鸡蛋烫熟的同时,却品尝到了深谷中结出的甘甜清洌的西瓜和清灵润泽的葡萄。为什么在这百里寸草不生、飞鸟昆虫绝迹的火焰山里,深谷中能有如此的一片绿洲?问及原因,回答是因为谷底有水。

  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由你不惊叹水的作用和魅力,再次联想到坎儿井工程,心灵感受到的是空前的震撼!

  劳动能够创造历史,劳动能够提升智慧,劳动自然也能激发情感,使人本身焕发出无穷的创造力,而这一切则是人类不断绵延、历史不断发展的基础。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日游的最后一站――葡萄沟。它位于吐鲁番市区东北不远的地方,大约10多公里的距离,属于火焰山下的一处峡谷,南北长约8公里,东西宽约2公里。沟内有高山融雪形成的布依鲁克河流,狭长而平缓。河流两侧,葡萄架遍布,葡萄藤蔓层层叠叠,绿意葱葱。加上四周茂密的白杨林,林中村舍错落,间杂着多样的花草果树,游客来到这里,犹如看到了“火洲”之中的“桃花源”。

  依据抽签的顺序,我们来到了一户维吾尔族人家,按照当地男上女下的风俗落坐之后,主人用当地的葡萄和西瓜招待了我们。由于这家的儿媳妇会说汉语,所以对于来家里做客的旅游者来说,她就相当于家里的女主人。女主人向我们介绍了有关葡萄种植的情况,包括无核白葡萄,马奶子葡萄等10多个品种,有的艳似玛瑙,有的绿如翡翠,可谓多种多样,色彩纷呈。

  家中唯一的女孩子,20岁左右的年纪,为我们跳了一曲维吾尔族舞蹈,赢得了客人的热烈掌声。按照女主人的说法,这民间舞蹈,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是纯绿色的,既没施过化肥,也没撒过农药。
  大家品尝着瓜果,谈笑风生,气氛越来越热烈。

  能用汉语交流的女主人好似也被感染了,她开玩笑说:吐鲁番是个好地方,在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有没有哪位客人愿意留下来?我的小姑子还没有对象呢!”

  当她调皮的眼神依次扫视在坐的男游客的时候,我开玩笑说:“别看我们了,我们这几位都到了退休的年纪,留下也不堪重任了”,我指向左边的几个小伙子:“那是几个年轻的,从他们中间挑一个吧。”

  大家情绪愈加高涨起来,纷纷鼓动女主人:“对呀,他们几个,你挑谁啊?”

  女主人审视片刻,发话了:“要我挑的话,就是他。”她的手指向了一位又黑又壮的年轻人。

  “为什么?”大家问。

  “他长得壮,有力气!”

  年轻的女主人告诉我们:维吾尔族男人之所以有地位,主要在于他们是干活的主要劳动力。葡萄从种植到收获,是需要付出很大力气的。

  从她的介绍中,我才第一次知道了,葡萄在收获完之后,并不像其他水果那样一切都万事大吉,为了明年的收成,冬天的时候,是要把葡萄秧子全部埋到土地里的。不然的话,第二年葡萄就长不旺,也结不好果。开春了,就需要再把葡萄秧子从地里扒出来,一株株地上架,管理、施肥、浇水,从结果到采摘,不知道要流多少汗水。而田间的葡萄园,那一拢拢的葡萄架,并不像院子里的葡萄架这么高大空旷,也就大约一米高的样子。那就有点儿类似地面上的“坎儿井”暗渠,你想想,男人俯下身子在里面一趟趟地劳作,需要付出多大的气力!

  我又一次地感叹着劳动的高尚!

  劳动可以产生爱情,爱情与劳动联系在一起,在吐鲁番,这是一个真理!

  实际上仔细想想,不论在哪里,单纯的卿卿我我,都是难以战胜俗常而漫长的生活考验的。劳动(当然既包括体力劳动也包括脑力劳动)是组成生活的重要内容,劳动能够创造财富,能够美化生活;在劳动的过程中,人能够施展才华,能够提升智慧,进而也能激发情感,产生爱情,它是促进爱情不断更新发展的重要基础。

  游历吐鲁番,让我更加坚定了这一认识。

上一篇:善恶是一种抉择 下一篇:执一颗平常心过平淡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