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带着最后一种假想的原点,去往最后有梦的归属

发布时间:2019-03-19 17:55:30
走,带着最后一种假想的原点,去往最后有梦的归属


        等你老到终于走不动了,依偎在最最熟悉的巷口墙角,老泪纵横,想起了曾经那狂热追逐的少年,他多么的喜欢风吹着淡淡清香的秀发,他总是非常无所谓的,胡乱拨弄吉他的琴弦,弹唱着一首歌词凌乱的,无人听懂的歌。

 
  你七十岁那年,听说曾经你挚爱着的女孩,死在了你们相识的城市,于是你想起了几十年前的某个初夏,你出租屋的外墙有着斑驳的痕迹,像是苔藓被风干后的颜色,她总是在窗户外面高喊着你的名字,那个夏天没有落过一滴雨,你却在远处的山脊,看到一道绚烂的彩虹,仿佛伴着她的嗓音,回到了秀美的故乡,清澈的河流,和那些清脆的黄昏蝉鸣。
 
  那些年,充斥了太多小说城镇的黑白记忆,你总是皱起眉头,总想要得到一些什么,来让她不会为了未来而有丝毫的不安,她总是轻轻笑着,做事一丝不苟,努力工作,而记忆里有关她的模样,唯独剩下了那个初夏里的素衣白裙,和那一抹一尘不变的笑容。
 
  你从来不会敏感到为了什么事情而耿耿于怀,即使在她离开你的那些略带悲伤的日子,你固执的离开有斑驳外墙的出租屋,离开了那座你曾经一度执迷的城市,带上一把二手市场淘来的破烂吉他,开始一路过着食不果腹的流浪生活,多么可笑的玩弄着自己,你的头发结成了一缕一缕,再没有清晨阳光下的清香,你是宁静小镇的乞讨者,你的歌词里都是莫名其妙的字眼,“忘了来路,埋葬双手触不到风尘的归宿”。
 
  很多时候,你把那样的岁月当作无味人生的消遣,过了便不向任何人说起,你一辈子都没有再次回到那座遍布回忆的城市,却从未曾洗涤掉一张温柔爱笑的脸的轮廓,你已经不会去问谁,她是否改了姓名,隐去了最美的初衷。
 
  遍布皱纹的额头再不是思考人生的困扰,失去一段时光的主角,依旧清晰到仿佛眼前的画面,都不再是情绪起伏的线索,你已经老到无法快步去走,走回年少多愁的岁月,走到儿时暮色黄昏的光景,让一切在泛黄旧照里长眠,让生命如风轻轻吹卷走窗边的尘灰,回归到最美的初衷。
 
  走,带着最后一种假想的原点,去往最后有梦的归属。

上一篇:美国有机食品:高价背后有猫腻 下一篇:有一种友情类似爱情_0